萨拉丁冈布奥_萨拉丁电影_萨拉丁城堡

日期:2019-09-23编辑作者:文物考古

 

中文名:萨拉丁·阿尤布·本

萨拉丁的简介

    5月20日下午,由法国远东学院和社科院考古所联合组织的中法学术系列讲座的第一一四讲“中世纪大马士革(叙利亚)王公丧葬习俗的演变”顺利举行。本次讲座是该系列讲座二〇一〇年至二〇一一年系列专题“和而不同:考古与美术史对表现彼岸世界的贡献”的一讲,由法国高等实践学院的约翰-米歇尔·穆顿(Jean-Michel Mouton)主讲。考古所副所长白云翔主持并发表欢迎讲话,法国巴黎高等实验学院杜德兰(Alain Thote)教授介绍了讲座和主讲人的背景信息。法国远东学院北京中心主任吕敏(Marianne Bujard)教授、以及中科院自然史研究所,考古所等单位的学者参加了讲座。

外文名:صلاح الدين يوسف بن أيوب

萨拉丁·阿尤布·本(阿拉伯语:صلاحالدينيوسفبنأيوب;英语:An-Nasir Salah ad-Din Yusuf ibn Ayyub;1137年或1138年-1193年),中世纪穆斯林世界着名军事家、政治家,埃及阿尤布王朝首任苏丹。

图片 1

别 名:沙拉丁、撒拉丁

图片 2

    大马士革是伊斯兰世界重要的城市之一,曾经两次成为首都。第一次是在公元660~750年的倭马亚(Umayyyade)王朝期间,第二次是在公元1076~1260年十字军东征期间以及其后的阿尤布(ayyoubide)王朝时期。

国 籍:埃及

萨拉丁因在阿拉伯人抗击十字军东征中表现出的领袖风范、大将风度和军事才能而闻名基督徒和穆斯林世界,在埃及历史上被称为民族英雄。

    这次讲座的主题就是展示并解读中世纪大马士革王公墓葬的变迁,即由遵守伊斯兰教义的简朴墓葬到修建体量庞大的陵墓建筑,这其间也反映了他们对死后到达天堂途径的认识和进行的努力。对大部分穆斯林来说,死后到达天堂之路有两条:极少数的先知等在死亡之后即可直达;而绝大多数人死后要经历墓中受难的过程,期间会获得另一种形式的生命,在通过了最终的“审判”后才会获得在天堂复活的机会。根据伊斯兰教教义,大马士革城在这一过程中有重要的意义。耶稣曾在此现身,来制服丑陋的独眼怪,并在耶路撒冷将其捕获。大部分死者的最后审判“清算日”安排在橄榄山与神庙之间的Sirct桥上。《古兰经》记载的天堂中有河流、果实和丰富植被。这种景象在穆斯林的墓葬中并没有直接反映,倒是在大马士革清真寺于公元550年后完成的镶嵌画中可以看到。因此通过对伊斯兰教义的分析可知,穆斯林墓葬作为死后到复活这两个阶段的过渡,其主要作用是保存尸体以利于死者接受训诫,以期获得复活。

民 族:库尔德族

萨拉丁对历史进程的影响主要是夺取了耶路撒冷,使穆斯林和基督徒在这里的争夺发生了转折性的变化。

图片 3

出生地:伊拉克提克里特

此外,他使埃及重新成为伊斯兰教逊尼派的信仰区,夺取了叙利亚等地,使埃及和西亚广大地区重回到同一政权的统治之下。他为人慷慨,清廉刚正,广受赞誉。开罗有同名城堡。

    按照伊斯兰教习俗,穆斯林死后,尸体经过简单的遗容整理和清洁,在包上一层裹尸衣之后应该尽快下葬。裹尸衣是死者复活时穿着的衣服,为白色,朴素而无繁复装饰,多为死者生前到圣地麦加朝觐时穿的衣服。穆斯林的墓中通常也没有其他随葬品。但大马士革的王公贵族们的墓葬则并不遵循这些惯例。首先,他们在死后通常由于权利继承和军事征战等原因需要等待数月的时间才能下葬。其次,他们也无暇亲自去麦加朝觐,通常有人代行并将参加朝觐的证据即裹尸衣等交给王公们,这些裹尸衣大多在圣地的河水中浸泡过,上面写有经文,表示死者对经典非常熟悉。某些王公如萨拉丁的墓葬中,在尸体旁还有盛放贵族服装的盒子以及宝剑——通常为圣战而死的战士还会随葬宝剑,王公此举则是向死后世界显示自己的军功。还有王公的尸体身着绿衣,因为先知莫罕默德喜欢这个颜色。总之,大马士革的王公贵族采取各种手段借助墓葬为自己打造一个伊斯兰教的英雄形象,实现死后升入天堂的愿望。但事实上,政治和军事斗争往往使得王公墓葬遭到严重损毁,特别是王朝更替后,新统治者往往大力毁损前代的墓葬和墓中遗体,一方面破坏他们升入天堂的计划,另一方面还是为了消灭前代王朝在人们心中的记忆。

出生日期:1138年

萨拉丁的简介的为政举措

图片 4

逝世日期:1193年3月4日

国内政策

    中世纪大马士革穆斯林的墓葬多位于城市的城墙之外。但在1076年塞尔柱王朝统治之后王公的墓葬与公众的墓葬分离,改在较远的地方修建。这一方面是由于做为异族的土耳其人,统治阶层希望保持民族分隔,同时塞尔柱王朝的军人也生活在新修的卫城中,因而墓葬选址的变化还体现出了社会阶层的分隔。到了十二世纪后段,王公墓葬则修在了城墙之内。成为大马士革最重要的王公墓葬,阿尔阿迪尔、拜伯尔斯和萨拉丁三人的墓葬就在大清真寺北墙下的陵园中。通过史料等分析,这一位置首先体现了王公的重要地位,他们获得了与先知同样的位置,同时,使得王公得到了神圣的保佑——大清真寺的北墙有专门通向墓园的窗户——表示天堂的大门向他们敞开。有意思的是,尽管王公墓葬体现出了修建者的煞费苦心,但是各种证据显示王公在世时对墓葬的关心十分有限,也没有特意嘱咐别人为他们修建墓葬。比如萨拉丁曾经说希望自己死后葬在城外的清真寺旁,但是他生命的最后阶段并未在此大兴土木。萨拉丁的父亲阿尤布曾经在生前让人造好了一座圆顶方形墓,但由于他死在埃及,此墓终未得用,因此可以推测频繁战争导致王公常常死在异乡或为无意生前修墓的重要原因。十一世纪土耳其王公的墓葬多由继任者或者后妃修建,由于营建墓葬需要一定时间,“双葬制”应运而生。所谓双葬是指王公们死后先葬在卫城中的简易墓葬中,待最终的墓葬在数月或者数年完工后再迁移过去。

职 业:军事家,政治家

萨拉丁执政期间,实行了一系列富国强兵的政策,促进了阿尤布王朝经济和文化的发展。

    大马士革王公墓葬在土耳其人统治时期发生了巨大变化。大型的圆顶墓葬建筑大量出现,而内部的墓穴则较为朴素,多为竖穴单人葬或多人葬,尸体朝向麦加,望向圣城。多数墓葬为家族葬,如萨拉丁的姐姐阿尔沙姆的陵墓中先后葬入了她的弟弟、丈夫和儿子。而她作为最后死亡者囿于空间所限,只得与儿子共用一个墓穴。十二到十三世纪,法鲁沙赫(萨拉丁之侄)与其子巴拉姆沙赫的墓挨在一起,只有一个出口,因此要进入后者的墓葬必须先经过其父之墓。在阿尤布王朝时期的墓葬中,石质或木质的方形碑替代了原本放在墓穴头尾两端的石头,其中木质方碑更常见,制作工艺也更精细。这一特征最早出现在1120年,属土耳其王公墓葬的一大创新。

信 仰:伊斯兰教逊尼派

在政治上,建立了完善的政府机构和司法制度,实行军事分封制。在军事上,改组了王宫禁卫军和军队组织,重建了正规军,建筑军事工程,修建开罗和大马士革城堡等军事要塞,以防备十字军袭击。

图片 5

主要成就:抗击十字军东征英雄

在经济上,修筑道路,开凿运河,兴修堤坝,发展农业,兴办工场,扶植手工业,减轻赋税,改善人民生活。

    十二世纪大马士革王公的墓葬多有圆顶方形的建筑,侧面开有窗户,另开有朝南的小龛朝向麦加的方向。萨拉丁的墓葬较为独特,是唯一一个立面呈圆锥形,穹顶内呈蜂窝状结构的陵墓建筑。这种穹顶结构风格可能是从外地输入的,因为伊朗早在十一世纪就出现了塔形墓。为凸显王公贵族的显赫地位,这些建筑的体量都很庞大,如萨拉丁陵墓建筑侧高就达6米,有的更高。值得一提的是,伊斯兰教盛行的资产管业权,王公家族将大型的陵墓建筑群捐给真主管理,为保管和研究他们提供了重要条件。
 
    总之,大马士革王公墓葬的上述特征突出了反映出了当时的王公贵族彰显自己身份、留存政治记忆以及使自己死后避免受难,接近圣徒并升入天堂的强烈意愿。
 
    演讲之后,来自不同领域的学者还就中国伊斯兰墓葬的特征与相关发现,中西文化交流,墓葬特征的对比等问题各抒己见,进行了充分的讨论。

建立埃及阿尤布王朝

在文化上,他倡导学术文化,发展教育,庇护学者。在各主要城市创建了伊斯兰高等学校,仅大马士革便有20所高等学校,其中以开罗的沙斐希叶学校最为有名。爱资哈尔大学也得到扩建和发展,改革了教学内容和方法。

 

成功夺回耶路撒冷

图片 6

萨拉丁——埃及阿尤布王朝君主

萨拉丁·阿尤布·本(阿拉伯语:صلاح الدين يوسف بن أيوب;英语:An-Nasir Salah ad-Din Yusuf ibn Ayyub;1137年或1138年-1193年),中世纪穆斯林世界著名军事家、政治家,埃及阿尤布王朝首任苏丹(1174年-1193年在位)。

萨拉丁因在阿拉伯人抗击十字军东征中表现出的卓越领袖风范、大将风度的军事才能而闻名基督徒和穆斯林世界,在埃及历史上被称为民族英雄。

萨拉丁对历史进程的影响主要是夺取了耶路撒冷,使穆斯林和基督徒在这里的争夺发生了转折性的变化。此外,他使埃及重新成为伊斯兰教逊尼派的信仰区,夺取了叙利亚等地,使埃及和西亚广大地区重回到同一政权的统治之下。他为人慷慨,清廉刚正,广受赞誉。开罗有同名城堡。

人物生平

早年时期

萨拉丁的父亲是库尔德人。他的父亲阿尤卜早年从第比利斯举家迁到今伊拉克北部的提克里特,受塞尔柱苏丹马立克沙之封,成为当地的统治者。1138年,阿尤卜被解职,被迫投奔摩苏尔的赞吉王朝。这一年,他的儿子尤素福在提克里特诞生。他为儿子取了“萨拉丁”的名字。8岁的时候,萨拉丁跟着父亲来到了大马士革,在那里度过了青少年时代。动荡的生活促使萨拉丁变得少年老成。 [2]

赞吉王朝牢牢地控制着伊拉克北部和叙利亚,它最主要的敌人是控制着巴勒斯坦沿海地区的基督教十字军和以埃及为中心、奉什叶派为国教的法蒂玛王朝。年轻的萨拉丁立志要在埃及恢复逊尼派的统治,以及推进对十字军的圣战。26岁时,他受赞吉王朝苏丹的派遣,跟随自己的叔父施尔科出征埃及。尽管将近3年的征战以失败告终,但他第一次在战场上得到了锻炼。

1168年,十字军耶路撒冷国王阿马利克率兵进攻埃及。应埃及的请求,赞吉王朝派施尔科和萨拉丁叔侄驰援。1169年1月,获胜的施尔科被法蒂玛王朝哈里发阿迪德任命为宰相。两个月后,施尔科暴毙身亡,他所率领的叙利亚军队陷入争吵之中。阿迪德选择萨拉丁继任宰相。

1171年,萨拉丁在埃及站稳脚跟,开始筹划改变埃及什叶派占主导的局面。他将什叶派的法官换成逊尼派,清除埃及本地的将领。9月10日,他在开罗的清真寺里开始以阿拉伯帝国第二王朝哈里发阿拔斯的名义讲道。第二天,他在开罗举行了盛大的阅兵,共有147个方阵接受检阅。史书记载:“看过的人都认为,没有一个伊斯兰的国王拥有可与之匹敌的军队。”两天后,法蒂玛王朝的末代哈里发阿迪德病逝,法蒂玛王朝就此终结。

此时的萨拉丁仍然保持着赞吉王朝附庸的地位。1174年春,他的宗主努尔丁派人到埃及清查账目、收缴贡赋。萨拉丁向努尔丁的使节出示了整个军政机构的详细账目,表示维持这样一个机构需要大量的金钱,因此无法向努尔丁缴纳贡赋。恼怒的努尔丁准备对萨拉丁发起进攻,却突发急病去世。萨拉丁摆脱了宗主的阴影,并取而代之,成为抗击十字军的领袖。

进军叙利亚

继承努尔丁的是他年仅11岁的儿子萨利赫,赞吉王朝处于分裂之中。萨拉丁开始向叙利亚和伊拉克扩展势力。叙利亚地区的众多将领邀请萨拉丁赴叙利亚主政。1174年10月,萨拉丁从埃及来到大马士革南方的门户布斯拉。

布斯拉地方长官沙姆斯丁认为萨拉丁带的人太少。他对萨拉丁说:“只要大马士革的驻军抵抗你1个小时,周围的村民们就能把你干掉。但是如果你带着钱,事情就简单了。”萨拉丁的随从回答:“我们带了5万第纳尔。”10月28日,萨拉丁兵不血刃进入大马士革。途中大批的大马士革守军出城加入他的队伍。萨拉丁为了安抚大马士革而花了大量的钱财。据他手下的大臣法迪勒说,他把埃及的钱全花在征服叙利亚上了。

萨拉丁一路北上,先后占领了霍姆斯和哈马,12月30日抵达重镇阿勒颇城下,萨利赫就在城里。阿勒颇人出钱请著名的杀手集团阿萨辛暗杀萨拉丁。一天晚上,萨拉丁在军营和诸将进餐,13名阿萨辛杀手突然出现。由于众将保护,萨拉丁安然无恙。一年后萨拉丁再次遭到阿萨辛的袭击。一名杀手刺中了萨拉丁的脸颊,但随即被萨拉丁的部将劈死。另外几名杀手也被杀死。萨拉丁胸前的铠甲被刺穿,脸颊淌著血走回自己的帐篷。

1181年,据守阿勒颇的萨利赫病死,萨拉丁加紧了围攻。1183年,萨拉丁与守城的将领赞吉谈判,提出用5座城市交换阿勒颇。6月11日的夜晚,阿勒颇打开了城门。萨拉丁让守军带走了所有的财宝,自己则表示只要阿勒颇的石头。他将阿勒颇视为“大地的钥匙”。在给弟弟图格特勤的信中,他说:“阿勒颇是叙利亚的眼睛,阿勒颇城堡则是她的瞳孔。”他嘲讽放弃阿勒颇的赞吉说:“我拿了一枚金币,给了他一枚银币。” [2] 1174年萨拉丁进兵叙利亚的时候,认为可以像挤奶一样轻取阿勒颇(阿勒颇在阿拉伯语中是“鲜奶”的意思)。这个愿望历经8年半才得以实现。

收复圣城

占领阿勒颇使得萨拉丁可以集中精力对付巴勒斯坦地区的十字军。在他看来,叙利亚和埃及就像两个磨盘,会把夹在中间的十字军磨成齑粉。

1187年,萨拉丁集结力量进攻十字军中最强的耶路撒冷王国。7月3日,萨拉丁在太巴列湖西岸附近的海廷包围了十字军。阿拉伯军队点燃十字军营地周围的灌木丛,浓烟熏得十字军喘不过气来。十字军没有水喝,极度干渴。太巴列湖虽近在咫尺,但是他们却无法冲破阿拉伯军队的包围。在盛夏的酷热中,大批十字军士兵渴死和热死。4日清晨,十字军将领雷蒙率领骑士发起冲锋,萨拉丁命令军队留出一条缝隙,让他们逃走,然后再合围,将全部耶路撒冷步兵包围起来。最后,耶路撒冷的十字军几乎被全歼。穆斯林军队俘虏了十字军统帅居伊·吕西尼安,打碎了十字军鼓舞士气的“真十字架”。随后,萨拉丁在居伊许诺不再与穆斯林对抗后便将其释放。耶路撒冷王国已经无力抵挡萨拉丁。经过13天的围攻,耶路撒冷投降。1187年9月2日,萨拉丁选在登霄节这一天进入耶路撒冷,以纪念先知穆罕默德在耶路撒冷登霄。

与88年前十字军攻克耶路撒冷时大开杀戒形成鲜明的对比,萨拉丁进入耶路撒冷没有杀一个人,没有烧一栋房子。根据受降时签订的协议,耶路撒冷每个男人要缴纳10第纳尔赎金,每个女人缴纳5第纳尔,儿童1第纳尔;无力缴纳的人则成为奴隶。萨拉丁免去了7000穷人的赎金。萨拉丁的弟弟向萨拉丁要了1000名奴隶,随即将他们释放。耶路撒冷主教也随即效仿,向他要了700名奴隶然后释放。最后,萨拉丁自己宣布释放了所有战俘,不要一分赎金。

在十字军占领期间,阿克萨清真寺被改为圣殿骑士团的总部,磐石清真寺成了教堂。萨拉丁将它们恢复为清真寺。磐石清真寺金顶上的十字架被拆除,宣礼的声音再次回荡在阿克萨清真寺的上空。有人向他建议拆毁耶路撒冷的圣墓大教堂,萨拉丁没有同意。相反,他将耶路撒冷的圣地向所有宗教开放(这和曾经十字军入侵截然不同的结局)。

大战十字军

萨拉丁占领耶路撒冷的消息震动了欧洲。教皇乌尔班三世闻讯后惊愕得心脏停止了跳动。继任教皇格利高里八世呼吁采取行动。十字军的热情再次被激发起来,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红胡子”腓特烈一世、英格兰国王“狮心王”理查、法兰西国王菲利普以及被萨拉丁释放后违背诺言的居伊,发动了第三次十字军东征。

十字军将主攻目标选在阿卡。1191年6月,理查抵达阿卡。对阿克的围攻已经持续了两年。十字军建造了3座巨大的移动攻城塔,用抛石机攻城。从贝鲁特赶来的穆斯林支援舰队被理查的大帆船击沉。7月12日,阿卡守军投降。由于俘虏交不出20万金币的赎金,理查命令将2700名战俘全部斩首。

向耶路撒冷进军非常困难,理查曾经发誓在征服耶路撒冷之前绝不看它一眼。一次他偶然在山丘上看到了圣城的城墙,只好用盾牌遮住脸,以免背誓。1192年,双方在雅法大战,不分胜负。战场上,理查的马摔倒在地,具有骑士风度的萨拉丁让弟弟阿迪勒给他送去两匹好马。

大战之后,萨拉丁和理查都病倒了。萨拉丁派人给自己的死对头理查送去了水果,还派去了医生。双方签订和约,穆斯林占有巴勒斯坦内地,基督教徒占有海岸,耶路撒冷向朝觐的基督教徒开放。理查随即离开巴勒斯坦回国。

1192年9月2日,萨拉丁与十字军统帅会面并同意了为期三年的停战协定:穆斯林继续拥有耶路撒冷,十字军享有叙利亚海岸线,但是基督徒有权利自由出入圣地。

晚年病逝

1193年2月20日,萨拉丁在大马士革感染了伤寒。他精神恍惚,神志不清,只是偶尔清醒一会儿。恐惧开始在大马士革传播开来,人们都盯着萨拉丁的亲信大臣法迪勒的脸色,以判断萨拉丁的病情。3月3日深夜,萨拉丁病情恶化。法迪勒却不能整晚陪着他,因为如果他没有像往常那样晚上从萨拉丁的城堡回家,大马士革立刻就会陷入猜测和混乱之中。4日清晨,一位宗教学者在萨拉丁的床前诵读《古兰经》。当念到“他是我的主,除他之外,绝无应受崇拜的。我只信托他”时,萨拉丁脸上露出平静的微笑,溘然长逝。

据阿拉伯文献记载,他逝世时只留下1个第纳尔及47枚迪尔汗的遗产。萨拉丁临终前,还叮嘱其长子麦利克·艾弗达勒“要敬畏真主,要体察民情,要关心百姓疾苦”。1193年3月3日,萨拉丁在大马士革逝世,终年55岁。葬于大马士革伍麦叶大清真寺附近,穆斯林常到其陵墓前拜谒,以示怀念。

为政举措

国内政策

萨拉丁执政期间,实行了一系列富国强兵的政策,促进了阿尤布王朝经济和文化的发展。

在政治上,建立了完善的政府机构和司法制度,实行军事分封制。在军事上,改组了王宫禁卫军和军队组织,重建了正规军,建筑军事工程,修建开罗和大马士革城堡等军事要塞,以防备十字军袭击。

在经济上,修筑道路,开凿运河,兴修堤坝,发展农业,兴办工场,扶植手工业,减轻赋税,改善人民生活。

在文化上,他倡导学术文化,发展教育,庇护学者。在各主要城市创建了伊斯兰高等学校,仅大马士革便有20所高等学校,其中以开罗的沙斐希叶学校最为有名。爱资哈尔大学也得到扩建和发展,改革了教学内容和方法。开办医院,培养医学人材,提高医疗水平。以重金聘请许多著名学者从事学术研究,奖励著书立说,倡导自由讨论学术问题,有成就的学者被擢升为大臣及幕僚。

在宗教上,宏扬逊尼派教义和学说,在各地清真寺派逊尼派长老主持教务,王朝设总教法官,执掌全国教法的实施,兴建清真寺,传授经训、教义。为鼓舞穆斯林抗击十字军的热情,责成学者撰写宣传“圣战”的著作,号召穆斯林“抓住真主的绳索”,紧密团结,抵御外敌 。

抵御外敌

1187年,为抗击十字军,萨拉丁从各地调集60000名军队,组成阿拉伯联军,发出了“真主至大,把法兰克人赶出耶路撒冷,收复失地”的号召。同年7月,萨拉丁率军在巴勒斯坦提比里亚湖附近的赫汀发动对十字军的进攻,一举歼灭十字军主力,耶路撒冷国王被俘。接着,萨拉丁又攻占阿克、贝鲁特、西顿、雅法、凯撒利亚和阿什克伦等沿海城市。10月收复耶路撒冷。1189年起,英国、神圣罗马帝国、法国3国国王亲率十字军第三次东侵,先攻占阿克城后,围攻雅法和阿什克伦,两度进逼耶路撒冷,萨拉丁率穆斯林大军,经过3年艰苦曲折的战斗,多次击败十字军。1192年9月英王理查一世被迫与萨拉丁签订停战和约。第三次十字军东侵以穆斯林的胜利而告终。萨拉丁遂即在收复的城市恢复建设,安置生活。萨拉丁被东、西方史学家誉为具有“骑士风度的君主”。

人物评价

总评

萨拉丁为人慷慨,从不吝惜钱财。他去世的时候,只留下1枚金币和47枚银币。他的敌人却发现,他的慷慨也是一种武器。萨拉丁非常懂得财富的价值,他用埃及的财富征服了大马士革,用大马士革的财富征服了阿勒颇,用阿勒颇的财富征服了耶路撒冷。

萨拉丁对历史进程的影响主要是夺取了耶路撒冷,使穆斯林和基督教徒在这里的争夺发生了转折性的变化。此外,他在埃及建立了阿尤布王朝,并使埃及重新回到伊斯兰教逊尼派的大家庭之中,夺取了叙利亚等地,使埃及和西亚广大地区重回到同一政权的统治之下。

萨拉丁不仅是伊斯兰世界的英雄,在西方人眼中也被视为骑士精神的楷模。为了纪念这位伟大的骑士,普鲁士国王为大马士革的萨拉丁墓赠送了一座大理石棺。

其他评价

提尔的威廉说:“萨拉丁睿智、勇敢、慷慨无比。正因为如此,我们有远见的贵族都畏惧他。因为要赢得下属的心,没有什么比慷慨的赏赐更有效的手段了。”

开办医院,培养医学人材,提高医疗水平。以重金聘请许多着名学者从事学术研究,奖励着书立说,倡导自由讨论学术问题,有成就的学者被擢升为大臣及幕僚。

在宗教上,宏扬逊尼派教义和学说,在各地清真寺派逊尼派长老主持教务,王朝设总教法官,执掌全国教法的实施,兴建清真寺,传授经训、教义。为鼓舞穆斯林抗击十字军的热情,责成学者撰写宣传“圣战”的着作,号召穆斯林“抓住真主的绳索”,紧密团结,抵御外敌。

抵御外敌

1187年,为抗击十字军,萨拉丁从各地调集60000名军队,组成阿拉伯联军,发出了“真主至大,把法兰克人赶出耶路撒冷,收复失地”的号召。同年7月,萨拉丁率军在巴勒斯坦提比里亚湖附近的赫汀发动对十字军的进攻,一举歼灭十字军主力,耶路撒冷国王被俘。接着,萨拉丁又攻占阿克、贝鲁特、西顿、雅法、凯撒利亚和阿什克伦等沿海城市。10月收复耶路撒冷。

1189年起,英国、神圣罗马帝国、法国3国国王亲率十字军第三次东侵,先攻占阿克城后,围攻雅法和阿什克伦,两度进逼耶路撒冷,萨拉丁率穆斯林大军,经过3年艰苦曲折的战斗,多次击败十字军。

1192年9月英王理查一世被迫与萨拉丁签订停战和约。第三次十字军东侵以穆斯林的胜利而告终。萨拉丁遂即在收复的城市恢复建设,安置生活。萨拉丁被东、西方史学家誉为具有“骑士风度的君主”。

图片 7

萨拉丁的评价

萨拉丁为人慷慨,从不吝惜钱财。他去世的时候,只留下1枚金币和47枚银币。他的敌人却发现,他的慷慨也是一种武器。萨拉丁非常懂得财富的价值,他用埃及的财富征服了大马士革,用大马士革的财富征服了阿勒颇,用阿勒颇的财富征服了耶路撒冷。

萨拉丁对历史进程的影响主要是夺取了耶路撒冷,使穆斯林和基督教徒在这里的争夺发生了转折性的变化。此外,他在埃及建立了阿尤布王朝,并使埃及重新回到伊斯兰教逊尼派的大家庭之中,夺取了叙利亚等地,使埃及和西亚广大地区重回到同一政权的统治之下。

萨拉丁不仅是伊斯兰世界的英雄,在西方人眼中也被视为骑士精神的楷模。为了纪念这位伟大的骑士,普鲁士国王为大马士革的萨拉丁墓赠送了一座大理石棺。

提尔的威廉说:“萨拉丁睿智、勇敢、慷慨无比。正因为如此,我们有远见的贵族都畏惧他。因为要赢得下属的心,没有什么比慷慨的赏赐更有效的手段了。”

本文由云顶集团发布于文物考古,转载请注明出处:萨拉丁冈布奥_萨拉丁电影_萨拉丁城堡

关键词: 云顶集团官网 www.4008.com 云顶集团

炳灵寺大佛顶前额发现罕见蛋形水晶宝石

   文物保护人员在对甘肃炳灵寺大佛实施保护维修时,发现了明代藏文佛经和水晶。 近日记者从炳灵寺文物保护研...

详细>>

公元前一千纪内外河西走廊北部玉矿能源已被开

最新的考古信息显示,公元前一千纪前后,河西走廊西部地区的玉矿资源已经被开发利用。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认...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