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玄美文欣赏:爱是永恒

日期:2019-09-24编辑作者:神话传说

很久很久以前,桑树的深红浆果是白色的,像雪一般洁白。它的转变,发生的很奇特而凄婉哀艳,是由两位年轻恋者之死所导致。 匹勒姆斯和西丝比,在整个东方世界里,他是最英俊潇洒的少年,而她是最美丽可爱的少女。他们住在雪美娜美斯女王统治的巴比伦城,他们的家紧紧地挨邻着,有一道墙为两家所共有,他们就隔着这道墙,一块儿长大,而渐渐坠入情网。他们希望结婚,却遭到双方家长的反对。然而,爱情是无法禁制的,压力愈大,反抗心愈强,同时,爱情总是有它的出路可寻,想要分开这两颗热辣辣的心是不可能的。

图片 1

在两家共有的那道墙上,有一条裂缝,从来未被人注意。但是,没有东西能躲得过恋中情人的锐眼,这对情侣发现它,于是,他们就靠近条裂缝,在墙的两边,彼此传达心意,互诉衷情。分隔他们的可恨的墙,反而成为他们互递音讯的媒介。要不是有你,我们就可以互相接拥吻, 他们说:但至少,你还让我们能够互相谈心,使情话传至情人的耳际,我们已是感激不尽了。 他们便这样地倾诉着。每当夜晚来临而他们必须暂别时,他们互相紧贴着墙,投以无法触及对方嘴唇的深吻。

文 | 林清玄

每个清晨,当破晓驱散星辰,晨曦晒干沾在草上的露珠时,他们便偷偷地来到裂缝边,倚墙而立,悄言吐露艰熬难忍的爱意,惨然地为他们坎坷的命运而恸哭。最后,日子来了,他们已到达无法可忍的地步。他们决定当天晚上离家出走,偷偷地出城,逃到广旷无边的天地,来到让他们终能****自在地聚在一起的地方。他们约妥在著名的尼纳斯之墓前,一颗长满雪白浆果的桑树下相候,那附近有冰凉的泉水泌涌着。这计划使他们神采奕奕,他们迫不及待,但日子却像永无期限地延展着。

摘自《平凡不平淡,放松不放纵》

终于,夕阳西沉,黑夜的步履姗姗而来,在夜幕的掩饰下,西丝比完全隐秘地匍匐而行,来到墓地。匹勒姆斯还没到来,爱情赋予她极大的勇气,她痴痴地等着。突然间,月光下出现一只母狮子,这类凶猛的野兽,刚刚噬杀过动物,下额鲜血淋淋,它来到泉水处饮水解渴。由于距离尚远,西丝比来得及逃跑,但在仓促间,她遗落了披在身上的斗篷。狮子回去时,看见斗篷,把它撕成粉碎,然后窜身入林。几分钟之后,匹勒姆斯赶到那里,看到那光景,血迹斑斑的斗篷碎片,地上还留下清晰的狮子脚印。结论是无可避免的,他无法怀疑眼前的事实,西丝比已香消玉残了。他让他的爱人,一个纤弱的少女,独自来到危险的地方,却没有早她而来保护她。是我杀了你! 他说着,从地上拾起碎烂的斗篷,不住的吻着它,然后带到桑树下。现在,他望着雪白的浆果说:你将染上我的鲜血。他拔出剑来,刺进胁膀里,鲜血向上喷射,顿时把桑果染成深红色。

在遥远的梦一般的巴比伦城,隔着一道墙住着匹勒姆斯和西丝比,匹勒姆斯是全城最英俊的少年,西丝比则是全城最美丽的少女。

西丝比虽然怕狮子,却更怕失去爱人。于是又冒险回到约会的地点———白色浆果闪耀的桑树下。树株还在,原来洁白闪耀的果子却不见了。她以眼光四下搜寻,发现地上有样东西在蠕动。她惊惶后退,瑟缩颤栗。但当她定睛凝视黑暗处片刻后,才知道那是匹勒姆斯,躺在血泊里,奄奄一息。她扑上去搂住他,吻着他冰冷的嘴唇,要他注视她,和她说话。是我啊!你的西丝比,你最亲爱的西丝比。 她竭力嘶声地喊叫他,他听到她的名字,挣开沉重的眼皮,望了她一眼,死神便卷走了他。

隔着古希腊那高大而坚固的石墙,他们一起长大,并且只是对望一眼就互相深深牵动对方的心,他们的爱在墙的两边燃烧。可惜,他们的爱却遭到双方父母的反对,使他们站在墙边的时候都感到心碎。

西丝比看到他手中滑落的剑,以及他身旁沾染血污的斗篷碎片,心里就完全明白了。你自己的手, 她说:以及对我的挚爱杀了你,我也有勇气,因为我也爱你,只有死神有力量把我们分开,现在这个力量即将失去了。 于是,她用那把还沾着爱人血迹的剑,刺进自己的心窝。

但热恋中的男女总是有方法传递他们的讯息,匹勒姆斯与西丝比共同在那道隔开两家的墙上找到一丝裂缝,那条裂缝小到从来没有被人发现,甚至伸不进一根小指头。

后来,众神同感悲悯,两位恋者的双亲亦感伤痛。深红的桑果成为这对真心相爱的恋人殉情的永恒标志,一个骨瓮将这对至死不渝的恋人盛装在一起。

可是对匹勒姆斯与西丝比已经足够让他们倾诉深切的爱,并传达流动着深情的眼神。他们每天在裂缝边谈心,一直到黄昏日落,一直到夜晚来临不得不分开的时候,才互相紧贴着墙,仿佛互相热烈地拥抱,并投以无法触及对方嘴唇的深吻。

每一个清晨,微曦刚刚驱走了天上的星星,露珠还沾在园中的草尖,匹勒姆斯与西丝比就偷偷来到裂缝旁边,倚着那一道隔阻他们的厚墙,低声吐露难以压抑的爱意,并痛苦地为悲惨的命运痛哭。

图片 2

有时候,他们互视着含泪的眼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样过了一段时间以后,他们终于决定逃离命运的安排,希望能逃到一个让他们自由相爱的地方。于是,他们相约当天晚上离家出走,偷偷出城,逃到城外树林墓地里一株长满雪白浆果的桑树下相会。

他们终于等到了夜晚,西丝比在夜色的掩护下逃出家里的庄园,她独自向郊外的树林走去。她虽然是从未在夜晚离家的千金小姐,但在黑路里走着一点也不害怕,那是由于爱情的力量,她渴望着和匹勒姆斯相会,她完全忘记了恐惧。

很快,西丝比就来到了墓地,站在长满雪白色浆果的桑树下,这一棵高大的桑树在夜色中是多么柔美,微风一吹,每一片树叶都仿佛是歌唱着一般。而月光里的桑葚果格外洁白,如同天空中照耀的星星。西丝比看着桑果,温柔而充满信心地等待匹勒姆斯,因为就在那一天的清晨,他们曾在墙隙中相互起誓,不管多么困难,都要在桑树下相会,若不相见,至死不散。

正当西丝比沉醉在爱情的幻想里,她看到从很远的地方走来一只狮子,那只狮子显然刚刚狙杀了一只动物,下巴还挂着正在滴落的鲜血,它似乎要到不远处去饮泉水解渴。看到狮子,西丝比惊惶地逃走了,她走得太仓促,遗落了披在身上的斗篷。

喝完泉水的狮子要回去时路过桑树,看到落在地上犹温的斗篷,把它撕成粉碎,才大摇大摆地走入深林。

狮子走了才几分钟,匹勒姆斯来到桑树下,正为见不到西丝比而着急,转头却看见落了满地的斗篷碎片,上面还沾了斑斑血迹,地上还留着狮子清晰的脚印。他忍不住痛哭起来,因为他意识到西丝比已被凶猛的野兽所噬。他转而痛恨自己,因为他没有先她抵达,才使她丧失了性命,他依在桑树干上流泪,并且责备自己:“是我杀了你!是我杀了你!”他从地上拾起斗篷碎片,深情地吻着。他抬起头来望向满树的雪白浆果说:“你将染上我的鲜血。”于是,他拔出剑来刺向自己的心窝,鲜血向上喷射,顿时把所有的浆果都染成血一样鲜红的颜色。

匹勒姆斯缓缓地倒在地上,脸上还挂着悔恨的泪珠,死去了。

图片 3

逃到了远处的西丝比,她固然害怕狮子,却更怕失去爱人,就大着胆子冒险回到桑树下,站在树下时,她非常奇怪那些如星星洁白闪耀的果子不见了,她惊疑地四下搜寻,发现地上有一堆黑影,定神一看,才知道是匹勒姆斯躺在血泊里,她扑上去搂抱他,亲吻他冰冷的嘴唇,声嘶力竭地说:“醒来呀!亲爱的!是我呀,你的西丝比,你最亲爱的西丝比。”已经死去的匹勒姆斯的眼睛突然张开,望了她一眼,眼中流泪、出血,又合了起来,这一次,死神完完全全把他带走了。

西丝比看见他手中滑落的剑,以及另一只手握着沾满血迹的斗篷碎片,心里就明白了发生的事。

她流着泪说:“是你对我的挚爱杀了你,我也有为你而死的挚爱,在这个世界上,即使死神也没有力量把我们分开。”于是,她用那把还沾着爱人血迹的剑,刺进自己的心窝,鲜血喷射到已经被染红的桑葚,桑果更鲜红了,红得犹如要滴出血来。

从那个时候开始,全世界的桑葚全部变成红色,仿佛是在纪念匹勒姆斯与西丝比的爱情,也成为真心相爱的人永恒的标志。

这是一个多么动人的爱情故事,原典出自希腊神话,我做了一些改写。

匹勒姆斯与西丝比的故事,可以说是“希腊悲剧”的原型,后来西方的许多悲剧,例如罗密欧与朱丽叶、维特与夏绿蒂等,都是从这个原型发展出来的。虽然有无数的文学家用想象力与优美的文采,丰富了许多爱情故事,但这原型的故事并未失去其动人的力量。

我在十八岁时第一次读“匹勒姆斯与西丝比”就深受感动,当时在乡下,我家的后院里就有两棵高大的桑树正结出红得像血一样的浆果,从窗子望出去,就浮现出匹勒姆斯和西丝比倒地的一幕。血,有如满天的雨,洒在桑葚上,格外给人一种苍凉的感觉。

我们当然知道,染血的桑葚无非是古希腊文学家的幻想,可是桑葚也真的像血一样。桑葚可能是世界上最脆弱的水果,采的时候一定要小心翼翼,否则立即“破皮流血”。它几乎也很难带去市场出售,因为只要很短的时间,它的“血浆”就会自动流出。

桑葚是非常甜的水果,熟透的桑葚是接近紫色的,甜得像蜜一样。但我们通常难得等到它成为紫色,总是鲜红的时候就摘下来,洗净,拌一点糖,吃起来甜中微带着流动的酸味,那滋味应该像是匹勒姆斯和西丝比隔着围墙相望一般。

图片 4

年幼的时候吃桑葚,并没有特别的印象,自从读了这则神话,桑葚的生命就活了起来,红色的桑葚因此充满了爱与美、酸楚与苦痛的联想;那见证了爱之心灵不朽的桑葚,也给了我们对永恒之爱的向往。

可叹的是,爱的真实里,悲剧的原型仍然是最普遍的。在这样的悲剧里,巴比伦城郊外的那棵桑树,除了见证了爱的不朽,还见证了什么呢?

可以说它是看到了因缘的无常。所有的爱情悲剧都是因缘的变迁和错失所造成的,它也没有一定的面目。在围墙的缝隙中,爱的心灵也可以茁壮长大,至于是不是结果,就要看在广大的桑树下有没有相会的因缘了。

一对情侣能不能在一起,往往要经过长久的考验,那考验有如一头凶猛的犹带着血迹的狮子,它不一定能伤害到爱情的本质,却往往使爱情走了岔路。

西丝比到桑树下几分钟,狮子来了;狮子走了几分钟,匹勒姆斯来了;匹勒姆斯倒下几分钟,西丝比来了……这正是爱情因缘的“错谬性”。看到一步一步推进悲剧的深渊,即使是桑树也会为之泣血。

像匹勒姆斯与西丝比那样惨烈的经验可能是少见的,不过,一般人到了中年,如果回想自己遭遇的爱情悲剧,就有如发生在桑树下那神话一样的错谬,往往只要几分钟的时间,可能一个人的生命的历史就要重写。也许有人觉得不然,但一个人的被见离、被遗弃,往往是一念之间的事,比几分钟快得多,有一些悲剧的发生真是急如闪电的。

一位朋友向我描述一对恋人逃难的情况,男的最后一瞬间挤到火车顶上,正伸手要把女的拉上来,火车开了,两人牵着的手硬生生被拉开,男的没有勇气跳下去,女的也上不来,车上车下掩面痛哭。我的朋友当年看到这样的场面,忍不住落泪。

这要怪谁呢?怪男的也不是,怪女的也不是。怪火车吗?谁叫他们不早一分钟到呢?怪时代吗?在最混乱的时代也有人团圆,在最安静的时代也有人仳离呀!要怪,只能怪无常,怪因缘。其实,千辛万苦热恋结合的伴侣,终生幸福的,又有几人能够呢?

如此说来,匹勒姆斯与西丝比当时的殉情倒还是幸福的,因为他们证明了不在错谬下屈服,要为爱情抗争到底,连死神都不能使他们分开,他们死时至少是心甘情愿的,充满了爱的。人死了,爱情不死,总比爱情死了,人还活着更有动人的质地。

在这个动人的传奇里,最使我震撼的不是匹勒姆斯或西丝比,而是那棵桑树,桑虽无情,却有永恒的怀抱,要让世人看见桑树时,知道人间有一些爱的心灵不死。

几天前,有人送我一盒桑葚,带着血色的,在夕阳下吃的时候,又使我想起在遥远的巴比伦城郊外,那一棵雪白浆果的桑树——“你将染满我的鲜血”,空中有一个声音这样说。

从此,世界上的桑树浆果全从白色变成红色,成为真心相爱的人永恒的标志。

图片 5

以上文字内容来自林清玄首部以“自律”为主题的散文集《平凡不平淡,放松不放纵》,转载请标注以上版权信息。

本文由云顶集团发布于神话传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林清玄美文欣赏:爱是永恒

关键词: 云顶集团官网 www.4008.com 云顶集团

奥狄色斯历险记

最初,音乐家们都是神。雅典娜并不是个中好手,虽然她发明了笛子,但她却从未吹奏过。汉密斯创造七弦琴,把它...

详细>>

故事大全:有爱上一个雕像:有生命的雕像

在塞浦路斯岛上,有位天才雕刻家,名称为匹马利安。他毕生对于妇女食肉寝皮。 摘要 : 有爱上四个雕像:有生命的...

详细>>

夫妻树www.4008.com

www.4008.com ,两位神礻氏答应了,宾主尽欢而散。这对老夫妇在大庙宇里服务了很久。故事里没有提及他们是否失去火...

详细>>

云顶集团官网太阳神的儿子

太阳帝君的皇城是光荣万丈的地点,照耀着黄金的骄傲,映射着象牙的嫩白,闪烁着珠宝的立秋。宫内宫外每同样东...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