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英国国王不说英语,也不在英国统治,他忙

日期:2019-09-24编辑作者:历史人物

1141年英国的林肯战役,英格兰国王斯蒂芬带领他的下马骑士与敌军徒步作战。斯蒂芬挥舞着一把战斧,不久这把斧子砍断了,国王换上了他的宝剑,继续战斗,宝剑很快也砍断了。最后,敌军的一个骑士俘虏了国王。

1215年6月,在伦敦以西约二十英里的兰尼米德,英格兰国王约翰在一份文件盖上了王室印章,这份文件就是对英国历史影响极其深远的大宪章。

原标题:一个英国国王不说英语,也不在英国统治,他忙什么呢?

1176年,意大利北部的莱尼亚诺附近,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腓特烈一世、帝国骑兵正与意大利伦巴第联盟的步兵浴血奋战,这时两队骑兵从后方突破了帝国军阵线,歼灭了腓特烈的护卫队,皇帝本人也摔下马,身负重伤。

这个限制王权的大宪章,是约翰在英格兰贵族的胁迫之下签订的,但他沦落至此,与英法两国的长期斗争分不开。

英国国王不说英语不是什么新鲜事。1066年法国诺曼底公爵威廉征服英格兰,建立起诺曼王朝,法语逐渐成为上层社会的语言,从国王贵族、到外交、法庭和学校都使用法语,中古英语仅为下层人民使用。直到英国的文艺复兴时期(1500-1660年),王室与宫廷贵族仍然喜欢说法语。绝大多数英国国王花大量时间统治英国,本文的主角几乎没说过一句英语,当了十年的英国国王,却仅有六个月在英国。

1213年,法国图卢兹附近的米雷,西班牙阿拉贡王国的国王佩德罗二世纵马至队伍前沿,他脱下王室甲胄,穿上了普通士兵的简朴盔甲。然而敌军的第一骑兵中队发起冲锋时,阿拉贡的骑士不堪一击,佩德罗摔落马下,他大喊着”我是国王“,依然被杀死。

图片 1

理查的出身与安茹帝国

上述战役中的国王、皇帝都身先士卒、英勇战斗,或者至少处于军队大阵中 ,而非后方安全的指挥地点,但显而易见,国王、皇帝所在的一方都输掉了战役。实际上,西欧中世纪的战争中,无论国王还是贵族,都会与手下骑士同仇敌忾、并肩战斗,少有例外。

自从法国诺曼底公爵威廉征服英格兰、成为英国国王以来,英王就在法国拥有大片领地。此后英国王室通过与法国贵族联姻等方式,获得了更多法国土地,到“狮心王”理查时期,现代法国的整个西部和部分北部地区都已归为英王所有。当时法国卡佩王朝只统治着以巴黎为核心的法国中北部地区,因此法王一直试图夺回被英王占有的领地。

这位国王就是中世纪鼎鼎大名的”狮心王“理查(理查一世,1157-1199年)。理查的父亲亨利二世不但是英国国王,其控制的领地还包括法国西部的诺曼、安茹、阿奎丹等地,这些法国领地合起来比英格兰要大,更比法国国王的领地广阔得多,亨利二世控制的所有土地被统称为安茹帝国。理查出生在英国,但从小和母亲埃莉诺生活于法国的阿奎丹。

作为最高指挥官,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投入战斗值得吗?领袖身先士卒,固然能激励士气,尤其在战局不利的情况下,可一旦投入到战斗,他们对所在战斗地点以外的己方部队就难有影响,从而失去了对整场战役的驾驭。更何况如果国王皇帝被俘、阵亡,将带来无可弥补的巨大政治损失,本文后面会具体分析 。

狮心王死后,其弟约翰继承王位,中世纪法国最伟大的君主菲利普.奥古斯都开始收复领地。卡佩王朝获得了压倒性胜利,英国的大部分法国地盘被菲利普夺回,约翰因此被称为“无地王”。

图片 2

莱尼亚诺战役,神圣罗马帝国之所以大败,原因之一就是深陷局部战斗中的腓特烈一世,不能从全局高度把握战役,没有和己方步兵保持联系,没能发现从后方袭来的意大利骑兵。

约翰不甘心失败,组织起复杂的联盟关系网与菲利普斗争,其花费来自向英国贵族收取的苛捐重税。

亨利二世(1133-1189年)

图片 3

1214年2月,得不到英国贵族支持的约翰率领一支雇佣军在法国登陆,赢得了几场围城战,阿奎丹的一些贵族重新向约翰效忠。菲利普不能坐视不理,于是率军与约翰作战。约翰本来的目的就是诱使菲利普南下,这样他的联盟军队就可以趁虚而入,进攻巴黎。

理查天资聪颖,深得母亲宠爱,获得了良好教育,很小会用法语、普罗旺斯语写诗,并能阅读拉丁语。他11岁继承了母亲的遗产,被封为阿奎丹公爵。安茹帝国领地庞大,亨利二世父子之间,他的儿子之间,彼此争权夺利不断上演。不过这也与法国国王腓力二世的挑唆有关。腓力二世的领地少得可怜,只有法国面积的十五分之一,英国王室因出身法国贵族加上联姻而拥有大量法国封地。腓力的策略是利用英国王室的矛盾渔利,削弱对手。

古典时代的指挥官怎么做?

约翰这个两线攻击法国的战略其实相当高明,但问题出在执行上。联军领袖奥托四世迟迟没有发兵,部分原因是他举办了一场婚礼,娶了联军领导人之一布拉班特公爵的女儿,以稳固联盟。

图片 4狮心王理查

不只是中世纪的指挥官才上阵搏杀,古典时代也不乏同类。亚历山大远征的历次战役中,都亲率部队作战。战场上,对变化做出的有效反应主要来自他手下将军的主动性,而不是靠亚历山大的全局指挥。当然,亚历山大作为欧洲战争史上最伟大的天才之一,在军事战术战略的诸多领域都有卓绝的创造性实践,本文并不否定这个事实。

菲利普意识到联军才是真正的威胁,于是留给王子八百骑士对付约翰,自己返回北部去召集更多军队。约翰试图凭借人数优势与法国王子进行决战,但没能实现。约翰无计可施,于7月初撤军。三个星期后,奥托才率领约1400名骑士、7500名步兵组成的联军进军法国东北部。

16岁时,理查与兄弟及母亲联合起来发动叛变,被亨利二世镇压,兄弟们被父亲原谅,母亲埃莉诺从此被囚禁。1183年,理查的哥哥(也叫亨利)病逝,理查就成了英国王位的继承人。亨利二世打算把阿奎丹封地转给理查的弟弟约翰,被理查拒绝。1189年,理查与腓力二世联手叛乱,年老病危的亨利二世力不能敌,很快去世。理查从法国赶回加冕,这是他出生以后首次回到英国,却只花了四个月处理政务。与此同时,被囚禁十六年之久的埃莉诺重见天日。

亚历山大之后的另一个天才汉尼拔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在经典的坎尼战役中,汉尼拔没有直接参战,他所处的位置能纵览全局。汉尼拔还掌握了一支可以随时支配的预备队,最终靠这支预备队完成了对罗马军队的包围。战前建立一支预备队,会为指挥官影响战斗结果提供一种确有保障的资源。此后,打败了汉尼拔的西庇阿以及凯撒都都使用了预备队。

布汶战役:法军大胜联军

图片 5安茹帝国(各种黄颜色部分组成)

在罗马内战决定性的法萨卢斯战役中,庞培左路的骑兵驱赶走了凯撒的右路骑兵之后,转身攻击恺撒中军暴露的翼侧。这时,凯撒事先部署在中军翼侧后面的重装步兵预备队,极其猛烈地进攻毫无准备的庞培骑兵,后者逃离战场。预备队的致命一击,扭转了法萨卢斯战役的战局,为凯撒最终取胜奠定了基础。

1214年7月27日上午,菲利普麾下约1400名骑士与5000-6000名步兵,从图尔奈行军,布汶在两者中间。菲利普已知道联军在图尔奈以南约20公里的地方,但那里地形不适合作战,而且他也不希望在当天与联军开战,因为基督教的星期日是神圣的,不应有暴力流血行为。

第三次十字军东征,理查军事才华尽显

指挥官不参加战斗,位于能指挥战役的地点以及提前建立预备队并在关键时刻运用之,这两点是古代军事战术史上一次重要的进步。然而中世纪西欧的大多数指挥官没有继承这种做法,他们鲁莽地发起骑兵冲锋,亲自投入战斗,忘记了指挥官最重要的职责,虽然时不时也会有少量预备队,但并不能有效地运用,更不用说他们往往严重忽视步兵的价值。

到了27日中午时分,菲利普的军队正在通过布汶地区的一座桥,整个行军队伍长约5公里,所有步兵已经过河。正在此时,殿后的勃艮第公爵被联军前锋追上,原来联军抄了一条近路,欲袭击法军,正好赶上法军渡河。联军如果能发起攻击,法军的后果不堪设想。趁敌半渡而击之,是古今中外都遵从的军事原则。

1187年,阿尤布王朝的萨拉丁夺回了被欧洲人占领的耶路撒冷,1189年基督教世界发动第三次十字军东征。这次十字军东征看起来是史上出征阵容最豪华的一次,三位欧洲最有实力的君主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腓特烈一世、狮心王理查和法国国王腓力二世担当领袖。但是,腓特烈出征后不久就溺水而亡。腓力二世是位优秀的政治家和国家统治者,并不像中世纪贵族骑士那样过分追求战场上的荣誉。

西罗马帝国分崩离析之后,欧洲中西部分布着蛮族建立起来的继承国。这些王国理论上对其领土拥有“主权”,比如法兰西王国,神圣罗马帝国,以及其后的英格兰等国。然而国王、皇帝的实力与地盘未必比其封臣强大,他们对后者缺乏足够的权威。

在这个关键时刻,菲利普做出了一个英明大胆的决定——立即掉头过桥迎战。他将一部分骑士交给盖兰修士,由其率领去增援勃艮第公爵;菲利普同时派人拓宽桥面,加快已过河步兵的返回速度。

东征过程中,理查解除了与腓力二世妹妹的婚约,两人关系破裂,腓力二世回国,理查成了十字军的唯一领袖。理查军事天赋过人,也能大体控制住桀骜不驯的欧洲各地的贵族骑士,甚至能与普通士兵同甘共苦,但屡屡得罪关键人物。攻下阿克城之后,神圣罗马帝国的代表、奥地利公爵利奥波德把自己的军旗插在了与英法两位国王军旗同样的位置上,却被傲慢的英国人扔到了壕沟里。

神圣罗马帝国实际上由数百个附属政治实体组成,包括公国、侯国、宗教及贵族领地、自由城市等,以伦巴第地区为核心的意大利东北部的独立性尤其突出。与东方中央集权国家的皇帝相比,神罗皇帝对帝国的控制就是小巫见大巫。

盖兰曾是医院骑士团经验丰富的骑士,在这场战役中是举足轻重的关键角色。盖兰迅速部署手下骑士,欲以战斗队形迎接联军。

图片 6理查和腓力二世(右)共同接受阿克城的钥匙

上述的莱尼亚诺战役之前,腓特烈一世向他的封臣萨克森公爵、巴伐利亚公爵“狮子”亨利寻求援兵,惨遭后者拒绝。

在战争中,时机可以说最重要却也最不容易把握的因素之一。联军虽然赶上法军渡河,但因为行军经过森林地带,队形散乱,不敢冒然攻击已有准备的敌军,结果错过了最佳的进攻时机。法军和联军已能看到对方,但都在匆忙地排兵布阵,没有马上接战。双方主帅所在的大部队也陆续抵达战场,开始列阵,形成如下的对阵格局:

第三次十字军东征最能体现理查军事才能的是1191年9月的阿苏夫战役。理查率领1,200名骑士和10,000名步兵向阿苏夫城进发。一路上萨拉丁轻装的弓骑兵不断挑衅十字军。查理深知这是萨拉丁的诱敌之计。如果逞能好战的重装骑兵冒然出击、孤立无援,很容易被灵活快速的敌骑截断退路并群起围攻,而且重装骑兵长途追击,战马体力耗尽,往往只能坐以待毙。查理约束手下骑士,不为挑衅所动,冒着箭雨前行;十字军的弓弩兵则射击敌军,保护重骑兵;同时长矛步兵在最外延协防,防止敌骑驱前近距离击杀本方弓弩兵。

图片 7

菲利普与其麾下的骑兵以及身后正在过桥返回的步兵构成法军中央,盖兰指挥的纯骑兵部队为法军右翼;

不同兵种的组合运用,充分体现了理查作为一个优秀将军的指挥素养和控制能力,以及对敌我力量的深刻认识。进入战役最后阶段,理查灵活应变、捕捉战机的能力也有上乘发挥。快接近阿苏夫城时,几百名骑士终于不能甘受打击,策马杀向穆斯林骑兵,后者完全没料到忍气吞声的基督教骑士会突然反击,被打个措手不及。理查做出及时果敢的应对,派出第二批骑士前去支援,免得第一批骑士后路被断。在前军抵达阿苏夫城时,查理亲率身边全部骑士冲向敌军。面对连续三波重骑兵的雷霆打击,毫无准备的萨拉丁军队一击即溃、四散奔逃。

卡佩王朝早期,法国国王仅能控制巴黎周边被称作“法兰西岛”的地方,国王的封臣诺曼底公爵、阿基坦公爵、安茹伯爵等拥有的领地都远比法王广大。诺曼底公爵威廉一世后来征服了英格兰,其继承者还一度占有整个法国西部,建立起安茹帝国,法国国王只能自惭形愧,阿基坦公爵更是傲慢到不出席法王的加冕典礼。

奥托率领的骑士和步兵为联军中央,弗兰德骑士和来自其他地区的骑士构成联军左翼。

图片 8阿苏夫战役

中世纪早中期的英格兰算是欧洲王权比较强大的国家,但英格兰与威尔士交界的地区也很难控制,而且如果国王性格不强势,不擅权术,也掌控不了野心勃勃的英国贵族。

法军左翼和联军右翼在本战中似乎都没有发挥显着作用。

萨拉丁是伊斯兰世界最优秀的将领,败而不乱。理查无法达成东征的目标——收复耶路撒冷。当得知腓力二世帮助其弟约翰抢占自己的领地,理查与萨拉丁签订和约后,打算迅速回国。

更糟糕的是,这些国王的封臣下面还有自己的封臣,比如小贵族、领主或骑士,他们与国王、大贵族一样,拥有封地、城堡、追随的骑士或者扈从。整个西欧就是由大大小小的领主领地构成,相当大程度上,国王也仅仅是领主中的一个,最终决定这些领主之间关系的是实力。一个贵族、骑士作为封臣,甚至可以向多个宗主效忠,低地地区的伯爵、公爵既是法国国王的封臣,也是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封臣。

盖兰最先调整好队形,但菲利普还没有完成布阵,步兵仍在过河。如果盖兰以全部骑兵出击,将演变成一场双方骑兵之间的混战,更可怕的是,盖兰的部队很可能会与法军中央主力分离,被兵力占优的联军击败。

被俘,巩固王位,与法王交战

中世纪指挥官能做些什么?

因此,盖兰先用小股军士骑兵攻击弗兰德骑兵,被后者轻松击退。但盖兰命令不同的骑士分队轮番冲击联军左翼。每一分队骑兵都是在他们长期效忠的贵族领主的亲自指挥下发起冲锋,共同戎马生涯形成的默契和凝聚力令攻击极具威力。

1192年的回国之旅,理查饱尝劫难。先是严重的晕船和风暴,然后又遭遇海难。陆上经过维也纳,理查被怀恨在心的利奥波德抓获。利奥波德将理查引渡给新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亨利六世。据传,亨利六世将他与狮子关在一起,理查先下手为强,从狮子口中伸手进入,掏出了它的心脏。这就是”狮心王“名号的来源。

这种地方分权、相互制衡的政治格局之下,经济落后的西欧没有一个王国,能像罗马帝国那样建立有效的行政与后勤管理体系,维持一支由职业军人构成的常备军。维京人和马尔扎人的侵袭劫掠基本结束后,中世纪西欧的战争主要是领主之间的冲突,他们的军队由家族骑士,临时召集起来的骑士、地位低下并缺乏训练的农民、城镇步兵以及雇佣兵组成。作为主力的封臣骑士通常只有四十天的服役期,中世纪早中期不算很普遍的雇佣兵也很少签订长期合约。

联军左翼虽然尚能击退冲锋,但似乎越来越力不从心。盖兰的分队冲锋战术,保留了足够战斗力的同时大大消耗了敌军,同时也为法军步兵过桥赢得了时间。

理查被俘期间,约翰率领弗兰德斯雇佣军入侵英国。他们的母亲埃莉诺迅速加强防守,同时巩固了英格兰封臣对理查的忠诚。1194年,英格兰花费15万银马克(相当于英国王室四年的收入)将国王赎回,约翰只能逃亡法国。理查回英后,再次加冕,巩固王位,这是他最后一次停留英国,这次仅有两个月。

军队最高指挥官,一般由地位最高的贵族或国王、皇帝担任,但他们不能像罗马军团的将军命令百人队队长那样,对其追随者如臂使指。按照欧洲史学家的研究,在战争中,中世纪指挥官也下达命令,但劝说、鼓励与其地位相仿的贵族似乎更常见。罗马军团里那种上下级分明的指挥链并不存在,指挥官的声望,以及其拥有的贵族骑士都崇尚的勇武与军功,往往更能发挥作用。

侧翼接战一段时间后,双方中路军队的战斗也开始了。奥托四世发起总攻击,联军中路骑兵杀向了最后一批过河的法国步兵。实力不济的法国城镇民兵被勇锐的联军德国步兵击败,在撤退过程中冲散了王室护卫队。德国步兵直接冲向菲利普,后者落马险些丧命。幸好护卫队重组,迅速救起了国王。奥托的这次攻击很猛烈,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

人生剩余的五年里,理查在法国与腓力二世交战。他赢得了大大小小无数次战斗,夺回了被腓力抢去的大部分领地,可惜在法国中部的一次小型围城战中,理查中箭身亡。

因此,一个中世纪指挥官想鼓励追随者冒死战斗,他自己要敢于冲锋在前,或者至少位于主力军队中。1214年的布汶战役,法国国王菲利普.奥古斯都和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奥托四世分别处于中军的第二阵线,且有亲兵保护,但战斗中两者都曾落马,几乎被杀。在早年与英格兰“狮心王”理查的战斗中,菲利普就被打得落入河中。

菲利普的中路骑兵击退联军步兵之后,趁势向奥托四世发起冲锋,双方军队陷入一场激烈的大混战之中。战斗中奥托不但失去了坐骑,也差点被杀。

1199年,约翰继承英格兰王位,一生偏爱理查的埃莉诺再次被囚禁,直到1204年去世。腓力二世重施故伎,支持理查和约翰的侄子、有英国王位继承权的亚瑟对抗约翰。亚瑟虽然被约翰杀掉,但约翰与腓力二世作战没获取任何利益,反而丢掉了诺曼底和安茹等领地。约翰因此赢得了”无地王“的绰号。

理查是中世纪最杰出的指挥官之一。他懂得步兵和弓弩手的价值,能充分发挥不同兵种间的协同配合。在法国的一次围城战中,理查与很多中世纪指挥官一样勇猛无畏,却被敌军一支弩箭射中,几天后身亡。理查的弟弟、不能打仗的约翰继位后,疆域辽阔的安茹帝国很快就终结了。

盖兰领导的法军右翼骑士终于突破了对方阵线。联军的布拉班特公爵首先逃跑,联军左翼开始崩溃,顽强战斗的弗兰德伯爵被俘。

图片 91180-1223年,腓力二世在位期间法王控制土地(蓝色部分)的比较,腓力二世以不懈的努力,数倍扩大了国王的领地,为法国后来的强大奠定基础

中世纪指挥官都有尽早做出决策的压力。他们如果谨慎从事而不立即发起正面进攻,骑士文化主导的贵族会认为他们或是胆怯无能,或是夸大困难和敌人的力量,或是为迟缓甚至不采取行动找借口。

法军右翼的胜利决定了布汶战役的结果。联军大势已去,如果继续战斗,很可能被法军右翼骑兵包围,奥托在忠实骑士的护卫下逃离战场,饰有鹰章的皇帝军旗被法军虏去。

理查一生几乎都在外国作战,国内却没有发生严重问题,是英国相当有效的管理体系和他的几个亲信重臣发挥了关键作用。为筹集十字军东征和与腓力二世作战的军费,理查敛财无度,他曾经说过,”如果有买主,伦敦我也可以卖掉“,可见在法国长大的他对英国感情的淡漠。理查不理英国政事,有一个长期的副作用,那就是英国贵族趁机崛起扩大势力。约翰继续横征暴敛,终于引起贵族叛乱,大宪章诞生。

前面提到的米雷战役开战前,阿拉贡国王佩德罗被建议采取守势、用弓弩和投枪远程打击削弱敌人,佩德罗认为那不符合骑士精神,拒绝了这个建议。佩德罗之死与这个愚蠢决定有很大关系。指挥官要迅速做决定的原因还包括后勤补给困难,必须赶在骑士服役期满前,或付给雇佣兵的佣金花完前。

奥托撤离后,联军布伦伯爵雷诺德依然浴血奋战。伯爵将手下七百名精锐的长矛和双刃斧雇佣步兵编组为一个双层的“刺猬圆阵”,他的少量骑士则不断地从圆阵中冲出、突击法军,然后撤回到圆阵中休整或寻求保护。这只军队毕竟人数太少,抵挡不住绝对优势数量的法军潮水般的围攻,最后伯爵投降。

图片 10树立于英国议会大厦前的理查雕像,雕像下面“狮心王”这几个字以法语书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中世纪早中期,西欧战役中最常见的打法是骑兵正面冲锋,指挥官即使想采取复杂的协同配合战术,一般也很难做到。最高指挥官往往在开战前不久,才集结了所有军队。他并不了解手下军队的素质、骑兵与步兵的比例。骑兵里尽管会有方旗骑士那样的中层指挥官,但整支军队没有建立起清晰的指挥链条。他更没多少时间训练队伍,士兵们完全不如共同生活的罗马帝国军人那样长期训练、纪律严明,缺乏默契和凝聚力。

布汶战役之初是联军占有先手,本来可以袭击法军,如果得手,法军几乎必败无疑。但菲利普大胆的随机应变以及盖兰率领增援骑士迅速抵达战场,将联军可能发动的袭击化解于无形之中。

责任编辑:

中世纪当然也有不少例外,比如布汶战役中,法国骑士就比较守纪律,也有凝聚力,他们或者是法王菲利普忠实封臣手下的忠实骑士,或者是王室的家族骑士。第三次十字军东征的阿苏夫战役中,狮心王理查也能较好地指挥骑士。

面对法国骑士的轮番冲锋,联军左翼被动挨打,没有发动反击。联军中路的总攻击有机会除掉菲利普,但功亏一篑。

菲利普和理查皆以“骑士国王”着称于史,他们对骑士的成功控制既来自其政治权威,尤其是菲利普;也因为两人亲身投入战斗符合中世纪贵族骑士对军事领袖的期望,尤其是理查。

实际上,联军最大的问题并不是骑兵、步兵的单兵战斗力弱于法军,而是组织与领导无方。仅在布汶战役的四天前联军才第一次全部集中起来,而且联军成分复杂,既有弗兰德骑兵、德国骑兵、步兵、还有布伦伯爵的雇佣兵,以及英国索尔兹伯里伯爵的军队等。约翰代价不菲拼凑成的这支联军其实很不稳定,更缺乏默契和凝聚力。

图片 11

奥托皇帝地位最尊贵,名义上是联军的统帅,但仅有很少的德国封臣带来骑士追随他出征,奥托在军中没有多少话语权,因此联军缺乏一个具有足够权威的领袖。这明显地反映在奥托发动总攻击时,步兵和骑兵各自为战,缺乏协同,没有集中力量攻击法王所在阵线的软肋,否则会彻底逆转布汶战役。

中世纪西欧虽有很多着名的野战战役,但实际上最常见的战争形式,是劫掠、突袭和破坏,围城战也不是很多,野战战役发生的频率就更低。因此除了比武竞技外,中世纪骑士少有直接的战役交锋经验。骑士虽然靠集体冲锋形成威力,但他们推崇单打独斗的个人英雄主义,不屑于、也较少了解集体战术配合,十字军东征除外。

此外,联军左翼没有反击似乎暗示,左翼的指挥控制也存在很大问题,这支骑兵队伍明显的消极被动。

1264年英国的刘易斯会战既是中世纪军队组织的典型,也是一个战役上的特例。战前,指挥官莱切斯特伯爵西蒙.德.蒙特福特发现,他的军队没有统一的编制单位,没有建立起指挥链,没有任何训练和共同战斗经验。蒙特福特花了一天一夜时间整编改组,将混乱的军队按一定的规则组织成四个列阵,他亲自控制一只预备队,部署于三个主阵之后。

与联军的松散和缺乏控制成鲜明对照,法国军队是由王室军队,法王忠实封臣的骑士部队以及城镇步兵组成,菲利普拥有较高的权威和控制力。

尽管刘易斯战役开始时,蒙特福特一方遭遇不利,但在关键时刻蒙特福特命令预备队出击,彻底打败了数量占优的敌军,最终俘虏了敌方参战的统帅英格兰国王亨利三世。蒙德福特成为英格兰的“无冕之王”,实质性统治英国一年。古典时代名将经常运用的预备队,在中世纪西欧只有少数指挥官真正理解,蒙特福特是其中成功运用的指挥官之一。

盖兰之所以能击溃联军左翼,固然是他经验丰富、战术得当,也因为得到了菲利普的明确授权,才能顺利指挥国王的封臣。如果没有这种权威,中世纪贵族骑士多有个人英雄主义,很可能打乱盖兰的计划,有序猛烈的轮番冲锋变为集体的个人表现,进而发展成与对方的混战,法军就不能赢得胜利。

总而言之,由于严重的地方政治分权,后勤保障和组织能力低下,军人服役期较短等因素,中世纪早中期的西欧,不能如罗马帝国以及同期的拜占庭帝国那样拥有正规常备军。骑士文化主导下的西欧野战战役,更多地依靠骑兵正面冲锋;作为最高指挥官的国王、贵族在同侪压力下,冒着生命危险投入到一线战斗,尽管他们落马、被俘和阵亡经常导致灾难性的军事和政治后果。

骑兵无疑主导了布汶战役,但当时地位低下、不受重视的步兵也极为出彩,尤其是联军一方。菲利普就是被德国步兵用有侧勾的长枪拉下马;布伦伯爵的雇佣步兵,更显示出使用长兵器、密集阵型防守时的坚韧战斗力。

古典时代已经发展出来的指挥官掌控全局、拥有预备队、多兵种协同作战等战术与指挥理念,由于战争文化的改变,组织能力、战术素养和军队凝聚力的下滑,只有少数优秀的西欧指挥官才能运用实施。当然,西欧的战术实践远非一无是处,重骑兵冲锋的高度发展,城堡防御体系的构建,以及英国长弓和欧陆的十字弩等,都是中世纪早中期对军事史的重要贡献。

布汶战役深远广泛的影响

布汶惨败,幕后策划者约翰收复法国失地的事业也随之灰飞烟灭。英王在法国的领土只剩下西南部的加斯科尼地区,疆域辽阔的安茹帝国终结。约翰还向菲利普支付了大笔赔偿金,饱受约翰压榨的英国贵族忍无可忍,发动叛乱,武力逼迫约翰签订了大宪章。很多历史学家认为,大宪章是英国建立君主立宪制这个漫长曲折历史过程的开端,其政治影响无远弗届。正是布汶战役导致大宪章的诞生。

对于法国来说,如果布汶战役败北,那么整个法国西部是英国的,北部是弗兰德人的,东部是德国人的。但是法军赢了,法兰西一跃成为欧洲最强大的王权国家,一直持续到法国大革命。菲利普占有控制的土地也奠定了现代法国版图的雏形。

布汶战役之后,试图摆脱法国控制的弗兰德人,不得不继续屈从于法国国王的权威。奥托四世失去了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之位,而且由于法国的强势崛起,神圣罗马帝国在欧洲的地位相对下降。

本文由云顶集团发布于历史人物,转载请注明出处:一个英国国王不说英语,也不在英国统治,他忙

关键词: 云顶集团官网 www.4008.com 云顶集团

北洋时期的好赌之风:江山也可下注,输赢不求

其次,军阀们不仅自己嗜好赌博,而且往往大开赌禁,借赌博以达到平衡矛盾、筹措军饷、中饱私囊的可耻目的,使...

详细>>

秦始皇一生建造6个世界级工程,2000年后的今天,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多民族国家,早在战国时代,秦国尚未统一天下,楚国就算是少数民族了,秦国统一天下后,...

详细>>

清朝皇帝每天吃什么云顶集团?看了菜单却让人

在封建社会中,皇帝作为国家的最高统治者,在衣食住行方面都是极尽奢华。这也很好理解,毕竟在当时人的观念中...

详细>>

法国启蒙思想家——狄德罗,狄德罗的生平简介

德尼·狄德罗是法兰西启蒙国学家、思想家、小说家、文化艺术理论家,百科全书派的意味人物。狄德罗生于法兰西芝...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