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仙民间传说中的科学道理或思维

日期:2019-09-21编辑作者:风俗习惯

在莆仙民间传说中,有许多传说体现出本地人的聪明才智。这些智慧,既有由历史文化孕蕴而成的丰厚积淀,也有由莆仙人民在日常生活和生产劳动的社会实践中所形成的,其中既含有科学道理,也含有科学思维。

□陈光庭

却说焦大鹏、徐寿、王能、李武、赵文、赵武、杨挺、殷寿,并土城上鹪寄生,与城上城外众壮丁,一时望见这尊大炮,那炮兵将火把要燃放,个个吓得魂飞天外,魄散九霄。连鹪寄生剑术之人,也只柬手待毙。这炮离城有二里之遥,随你飞身纵跳,那里来得及过去,止住他点火?只得对了众壮丁说一声:“快快跳下,卧倒地上!”一时间都似鸭蛋般的往土城下乱滚。阵上焦大鹏大叫:“快卧地上!”那城外的众英雄与壮丁们,乱纷纷困在地上,闭了眼睛,咬紧牙关等死。 且说那管领炮台的主将波罗僧,见前面敌军相近,自己的人马已向两边分开,吩咐炮兵头目举火开炮。这个炮手正要点火,忽见那旁边一株大树上飞下一道光华,那点火的脑袋向着炮门上直滚下去。众三军一齐大惊,瞥见一个女子,手执宝剑,左右一挥,人头乱滚。一时间官军大乱,四散奔逃。波罗僧见了大怒,提了月牙铲,恶狠狠正要上前,只见那女子就地上拔起一面旗来,将根上的铁钻子向着炮门内直插下去,把手中剑一剑削平。波罗僧赶到面前相近,原来却认得的,失声道:“阿呀,原来是她!”回转身来,没命的飞跑而去。这波罗僧乃龟兹国人氏,前在广西山中落草,与绿林魁首大盗陈大刀、李金牛打劫一宗大镖买卖,恰遇霓裳子路见不平,将陈大刀、李金牛杀死,救了一班客商性命银两。波罗僧漏网脱逃。所以今日见了,宛如鼠子见猫儿一般。 却说邺天庆在后面远远望见,大怒道:“俺偏不怕你剑术!”分开兵卒,骤马追来。那霓裳予已进土城去了。那焦大鹏等不见炮响,抬起头来,望见一个女子已将炮兵杀退,便人人胆大,跳起身来,杀上前去,刚遇邺天庆马到,二人即便厮杀。徐寿见大鹏战住天庆,便指挥众人,并一百架机器炮箭,风卷也似的过来。铁昂舞动双锤,拍马迎来,大呼:“休冲俺的阵脚!”恰遇王能、李武二人接住相杀。随后殷寿也到,见王、李二人战不住这黑贼,便舞动双刀,上来助战。三人走马灯相似战住了铁昂。那徐寿早已杀入中军阵内,他这把刀何等利害,只见人头滚滚,血肉横飞。李自然见来势凶勇,早已逃至队后。波罗僧见霓裳子去了,望见一个小将杀入军中,如入无人之境,他便舞动月牙铲来战徐寿。若说波罗僧的本领,却比徐寿之上,幸得徐寿纵跳如飞,身轻如鸟,善于巧战,所以还能敌得。 那杨挺同赵文、赵武见众英雄敌住三将,分作三堆儿厮杀,便喝壮丁推动飞雷炮、没羽箭,直冲过去。官军站脚不住,望风退败。李自然恐其三将有失,吩咐鸣金,一路向南昌而去。螂天庆、铁昂、波罗僧本则无心恋战,听得本队呜金,也便回身退转。众英雄那里肯休,随后如飞赶来。 且说鹪寄生遇见了霓裳子,知道已将炮门钉了,便一同在土城上了望。见官军退去,众英雄追赶上前,暗想这三员敌将非是等闲,倘若追远了,炮箭发完,这里望不见、救不及,若有伤损,如何是好?即忙传命,也鸣金收队。徐寿等听得锣声,同了王能、李武、杨殷二将、赵氏弟兄,推转炮箭车辆,回转庄上交令。只有焦大鹏不肯回身,走又走得快,如飞赶将上去。邺天庆暗想:“你的本领,我岂惧你?只是纵跳利害,少不得结果了你。若在此处相持,他有剑客相帮,不如待我诈败下去。”且战且走,转过前面山坡,却不走进城大路,从东边山路落荒而走。焦大鹏不知好歹,果然中了奸计,看看追入山凹,约有十里之遥。邺天庆回转马来,奋起神威,举戟便刺。焦大鹏将刀相迎。战到三十余合,那焦大鹏本领虽高,怎敌得天庆的神勇,渐渐气力不加,两臂酸麻,刀柄发烫,虎口震痛。一个失手,被螂天庆一戟正中前心,死于地下。天庆割了首级,回转城中去了。 再说铁背道人在于西山足下,欲进不能,正在迟疑。那时已交四鼓,斜月东升,遥望山下一个步行贼将,如风雷掣电一般,追赶一员马将。月光之下看得分明,那马上将官,正是殷先锋部将薛大庆。看看赶上,那铁背道人将马一夹,双刀一摆,从壁陡山坡上直竖下来,真像一道电光。眨眼之顷,举起日月钢刀,照着那贼将便砍。这追赶薛大庆的,正是徐庆,不防高山上忽然半腰中驰下一人,先吃了一惊。况且铁背道人的本领还高他一着。当时急把身子一偏,那刀从肩肿边上劈过,斫去一大片衣服,将缠胸索子斩断,衣服松散,拖挂下来,舒展十分不便。薛大庆回马转来,两下夹攻。徐庆勉强支持五六个回合,只得望西落荒而走。背后二马紧紧追来。 看官,此处并非山路,那铁背道人屯兵之处,被火烧断的地方,方是正路。徐庆埋伏的去处,还在正路的上面。他从山顶上下来,纵火烧断了山路,见官军四散往山脚下逃命,他又从那里再赶下山来,正是三层房子,已到着底。故而此处都是荒坟野树,地下高高低低,约三里之遥。徐庆心慌意乱,那衣服被一株断树上带住。徐庆奋力一扯,不防前面却是一条沟渠,便向沟内扑通的跌将下去。背后铁背道人的马已到,便举起刀来,一个白龙取水之势,从马背磕将下来,向着徐庆便斫。徐庆正跌个合仆沟中,头在水底,两脚在于岸上,正欲跳起身来,无奈不识水性,身在水底,手臂不能用力,那知后面刀已下来。薛大庆在后面看得清楚,心中大喜,暗想:“你这贼好利害,赶得这般紧急,定要杀我,却也有今!” 正在欣喜,忽一道白光,从东南上飞射下来,宛如电光一亮。那铁背道人齐腰两段,溜缰马跌入沟中。薛大庆吃了一惊,扭转头来,向东南上望去,只见南面大路的山上,一个和尚生得品貌端方,宛如阿难降世,指着薛大庆喝道:“从奸贼将,休得逞能,俺一尘子在此!”薛大庆听了,圈转马来便走。徐庆也从沟内扒将起来,见铁背道人死在岸边,拦腰杀死,抬头看见山上有人,听得“一尘子”三字,大呼:“师父,弟子徐庆在此!”一尘子便从山上下来,道:“贫僧看见足下跌入沟渠,贼将要待行凶,故此把他杀了。我与霓裳子同来相助你们,见他分军两路进兵,我与霓裳子约定分路,跟着他们兵马。霓裳从南路,刻下谅也到庄。我从西路,在此对山上看望多时。见你们出奇制胜,杀得官军大败,料想必定成功,无须贫僧动手,故此站立此间观望。忽见你被这两个追赶,故此相助一臂。”徐庆谢过了救命之恩,说道:“此人乃宁王手下的大将,八虎将中之一,名唤铁背道人。幸被师父除此大害。”当下二人寻路回庄。那时官军西路尽退,那雷大春、殷飞红同偏裨牙将等,亦皆败回,四散落荒而去。只见满地尸首,兵枪旌帜抛弃无数。 二人进了庄门,与鹪寄生、徐鸣皋等相会,大家喜欢不尽。一尘子道:“鸣皋贤侄,你师父同六师伯、五师伯即日也到。”鸣皋称谢。霓裳子说起:“李自然如此狠心,用此大炮。我一路跟随到来,见他们要想燃放,被我杀退众兵,将炮门钉了。如今可速命人将炮运到庄上,将他镇守庄前,使他不敢从南路进兵,我们便好专诚西路了。”众人齐声:“有理。”赵员外道:“今日若非仙姑到来,合村早成灰烬。”众人皆来拜谢霓裳子救命大恩。鹪寄生吩咐赵文、赵武带领庄丁,先将大炮推运到了土城,镇守南面庄前。一面命杨挺、殷寿带领庄丁掩埋尸首,拾取刀枪,清理战场一切。又命一枝梅寻探焦大鹏下落。不多时回报:焦大鹏被敌将刺死在十里外东山凹内,恰遇刘家庄上巡丁看见,告知刘佐玉,已命棺彷成殓,明日差人送往张家堡而去。众人听了,感伤不已。从此二庄兴旺,焕然改变规模,且听下回分解——

陈经邦四幅画的意思

小五哥是莆田耳熟能详的人物,其生卒年不详,大约在明万历年间。小五哥一生玩笑不恭、游戏乡里、好打不平或恶作剧,有时几乎近于疯(疯字在莆仙方言里的谐音乃为“小”)。又因他在兄弟中排行第五,被人戏称“小”五哥。

传说国师陈经邦告老返乡,皇帝很相信他。有一次嘉靖皇帝面谕广东提学:“途经福建莆田时要替朕向陈国师问安,并问其福建吏治如何。”

小五哥很有才学,却视功名为儿戏,加上他与国师陈经邦、尚书康大和的渊源,官府老爷不敢惹他、土豪财主敬而远之,平民百姓却喜欢接近他。因此,他是个颇有争议又为人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人物。他的许多谐趣传闻,几百年里一直在莆仙民间广为流传。

广东提学特地到莆田拜谒陈国师,传达圣意。临走时,陈经邦让他捎给皇帝四幅画。

耍考官

皇帝把画展开一看,马上明白画中的意思,当即下旨,令吏部查办福建的总制台、协台、布政司、按察司和五个道台,晋升福州叶知府为总制。

在“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年代里,科举始终是文献名邦学子孜孜以求的。小五哥自小饱读经书,很快成了同龄中的佼佼者。但他对官场黑暗、考举舞弊深为痛绝,一直不肯涉足考场。在母亲的软施硬磨下,五哥只好违心应考。到了考场那天,他看到部分考生疲于送礼,考场上处处散发着臭铜味,无名之火顿时涌上心头。答卷上,在一通针砭时弊的议论后,小无哥突然笔锋一转,向考举制度提出了公然的挑战:花钱买官这种恶习在莆由来已久,但我断不会昧着良心为之。有即中一名,无则连哀声。在试卷的后面,他风趣地写道:如录他,乃视明灵(“灵”方言音:阳物。即白给官);不录他,为青麻灵(青麻,方言音:瞎眼)。消息很快传了出去,五哥因此名声大噪。而对官吏而言,多有不容之慨,以至后来屡考不中。

原来,陈经邦的第一幅画画的是:一对烛台,烛台上点着的红烛却是暗淡无光,乃暗指“两台黑暗暗”,两台即总制台和协台;第二幅画画的是:大门外石狮一对,狮脖子上挂着串串金钱,乃暗指“两司只要钱”,两司即布政司和按察司;第三幅画画的是:五个道士头上歪戴着帽子,乃暗指“五道冠不正”,五道即指五个道台。第四幅画画的是:一青色荷叶,乃暗指“福州府叶知府是清官”。

秋闱又到了,省城派了个主考官来莆督考,小五哥听说此生是个不学无术之辈,就想着捉弄他一番。他在考官必经的官道上摆了条木橙 ,然后解衣坦肚横卧在橙上,道上写着“满腹文章无人知,在此晒日防发霉”等字样,官轿随从看到有人挡道,正要驱赶,忽见地上有字,且书写得龙飞凤舞且口气不凡,料他不是寻常之人,不敢擅作主张请考官定夺。考官感到新奇,来了兴趣,遂下轿探视。他对小五哥说:你有甚么文章呈上来让本官瞧瞧。五哥应道:“文章藏在腹中取不出来,我写在石板上,你来瞧如何。”五哥一边卖着关子、一边悠然挥毫,考官好奇地跟在其身后,品尝文章和书法,逐渐入了神。五哥且写且走,不经意间己到了城门口,他看到城墙边土地上长出了两瓣豆芽,心有灵犀,遂对考官说道:“主考大人,适才触景生情,琢磨出一句上联,想向大人请教下联,未知肯赏脸否?”作为考官,不敢接题是要贻笑大方的,他只好说:“且说来听听。”五哥装模作样朗朗念道:

陈经邦不直接写奏章禀明福建吏治情况,而是以画说事,这是发明创造技法中的一种替代思维,即以此代彼的思维。此思维应用的一个前提,就是要注意对象,若是对方的智商不高,此方法就不能滥用。正因为陈经邦知徒莫如师,才敢用此方法向聪明的皇帝别开生面地表达自己的意思。同时,陈经邦之所以要使用这一方法,主要是为了保密。因为一个地方的吏治情况,乃属国家机密事项,一旦泄露出去,必将对国家的安全和利益产生巨大的损害。他所揭发的是地方最高官员的两台、两司和五道台的大人物,若是让这些人知觉,不但自己身家性命难保,甚至还会给地方造成极大的混乱。

“白豆出土,合掌拜天承雨露。”

合竹桥的传说

考官听后便说:此乃就地取材之作,有何难哉。嘴虽说得轻巧,但见他背手徒步、仰天俯地、左瞧右看,转了半天答不上来,未了只见他喃喃道:“这也许是个绝对,无人能续。”五哥接过话头:“世上没有绝对,有上联,必有下联。”考官见有台阶可下,故意反问他:“这么说你有把握对出下联?”五哥顿时来了劲说:“咱们打个赌怎么样?”考官问:“怎么个赌法,你说。”五哥故意眨了下眼,铿锵地说:“若不能成对,我退出此次考举,如何?”在这重话势迫之下,考官也只好回应道:“你能对出来,我打道回府,不当这主考官。”此话当真?“”一言既出、四马难追“。”那好,不才献丑了“,五哥不紧不慢说道:

从前,在仙游九鲤湖附近有一条小溪,溪南溪北二村庄的人由于来往密切,便在溪上搭一座桥,以互通往来。后来竟因一件事,却引起二村变成冤家对头,导致桥拆情断,村人从此再也不相往来了。

”红菇戴笠,单脚立地受风霜。“

溪南放牛郎阿福常在溪旁放牛,溪北阿莲姑娘也常到溪旁洗衣,二人见面多了,也就产生了爱情,并经常约会在溪旁。这事被二村的族长得知,他们就以村规族约来向二青年的父母施加压力,叫他们各自为子女另外订亲他村人。可是,阿福与阿莲却都明誓说,“非她不娶”和“非他不嫁”,并表示说:要不,就到阴间结为夫妻。这一来,双方父母都慌了,便各自去求族长许下这门亲事。二族长被苦苦纠缠不过,便都随口推说去问九鲤湖仙公。当夜,仙公在梦中授意说:“劈竹漂流,合则成,分则不成。”

考官听后,脸色铁青,羞愧难当,只好自嘲道:”文献名邦,名不虚传,我不识相,才有今日之辱,汗颜。“ 说完调转轿马而去,从此不敢再踏足莆田一步。

二族长暗想:“劈竹漂流,既分怎能合,看来仙公也不愿让他俩成亲。”就让人把一竹筒劈为两半,分发给二孩子父母。第二天,约齐二村的人,各集溪两岸,然后吩咐双方,各自将半爿竹片从各溪岸扔入溪流中。只见那二爿竹片保持一段距离缓缓地顺流漂下。漂着漂着,突然遇到一块露出水面的大礁石,两爿竹片一下子拉大距离,分别从礁石两旁流过,二位族长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哪知,那两爿竹片漂过礁石之后,流到原来搭桥位置时,竟然慢慢地凑合到一块了。二位族长看呆了,口中呐呐道:“此乃仙公之意呀!”就这样,人们便在两爿竹片合在一起的原桥址上,重新搭上桥,取名为“合竹桥”,让阿福从桥上通过迎娶阿莲成亲。

放大炮

两爿竹片各自漂过礁石后之所以能合在一块,这并不是仙公暗中所施的法,而是溪水的水波经过波的衍射和波的干涉之后而出现的一种现象。物理学指出,当障碍物的大小等于或小于水波的波长时,水波便会发生波的衍射现象,即水波会绕到障碍物后面。承载两爿竹片的水波分别从礁石两旁流过之后,由于发生波的衍射,两爿竹片也就随着绕到礁石后面。再由于承载两爿竹片的水波分别碰撞礁石,便各自产生了反射波,这两列反射波各以碰撞点为波源,继续向前传播。由于碰撞的频率相同,这两列反射波就发生了波的干涉现象,也即是迭加在一起。承载两爿竹片水波既然迭加在一起,那么两爿竹片自然也就合在一块了。

小五哥的妹妹要出嫁,夫婿是举人周三春,来贺喜的人很多。五哥听说周三春收的聘礼多,就来看礼单,周三春只好让看。五哥看到邻里乡亲大都名列其中,就对周说:“官吏的贺礼照收可以,百姓的礼要退回去。不这样,坐轿的就不一定是吾妹。”周三春气极了,那年刚好是科举年份,周三春就以参试为由,不办喜事了。

小五哥偷穿裤

周三春中了进士后,利用在京的机会,找到莆籍国师陈经邦、工部尚书康大和,告五哥的状。但他们两人以为五哥向来是心直口快、嫉恶如仇,看不惯的事非理不可,倒是个好人。周见说,火气顿消,离京前还向万历皇帝参奏一本,求封五哥为举人,皇帝倒是喜欢当面敢言、直来直去的人,一高兴就准以奏请,并委周为钦差大臣回莆旨封。

明代时,莆田城里小五哥因肚中有点歪才,经常以此来戏耍作弄人,人们把他平日放荡不羁的行为视为疯癫的表现,故此就把“小”讹为谐音“疯”,即为“小五哥”。

俗话说:书生不出门,能知天下事。莆田是文献名邦,京城发生什么大事,莆人很快就知道了。周三春深知个中内涵,回莆后他想看五哥的动静,故意不宣旨,却无端生出了一段波折。知府贴出告示,要张灯结彩放炮迎接钦差大臣,五哥看后,以为周是兴化人,毋须劳民伤财,决定挫败府伊的放灯计划、给周泼泼冷水。次日,他一大早就叫人扛来一古要几个人才扛得动的大鞭炮,说是晚上要在古谯楼前放大炮。城里百姓未见过这么大的炮,都来围观。“小五哥要在古谯楼前放大炮”的消息迅速一传五、五传十传遍整个城里。至傍晚时分,古谯楼前车水马龙、人山人海,其他地方万人空巷、冷冷清清,这样知府挂灯放炮的计划就自行落空了。知府为了挽回面子,立即改用大锣大鼓沿街开路游行来吸引观众,游行队伍来到古谯楼前,观众渐渐被拉过去了,小五哥急中生智,当着众面故意大喊一声,一个跟头倒翻从古谯楼前的搭台上摔下来,口吐白沫。群众见台上摔下个人,又哗啦一声围拢过来,致使游行队伍无法前行。僵持了许久,观众越来越多,知府怕在钦差面前丢脸,只好派人与搭台的店主商量,出1000两白银替五哥看病压惊,摆平此事。

有一天,有人跟小五哥打赌,说是他若能从估衣铺中偷走一条裤子,就输给他一桌酒席。否则,小五哥得倒赔十桌。

敲竹杠

第二天,小五哥便身着蓝缎长衫,慢慢踱往估衣铺。

知府无奈掏钱难免有点心痛,后又听人说:小五哥是故意装傻,借机敲竹杠。知府对五哥素无好感,考场上屡次的指桑骂槐也一直耿耿于怀。现听属下这么说,牙齿咬得格格响,也不分青红皂白立马去找钦差。钦差也偏听偏信,以为五哥目中无人,做的有点过分,应教训一下,使他有点收敛。

在铺中,小五哥假装这边拣拣,那边挑挑,一会儿故意拿起一件裤子,往亮光处久久地细瞧着,一会儿又拿了一条衣衫往身上比试着……磨蹭得旁陪的店伙计觉得不耐烦。这时恰好有一客人进门,那旁陪的店伙计即刻迎上招呼。小五哥趁这个时机,赶紧把架上的一条裤子取下,迅速地撩起长衫,利索地把裤子穿上。之后,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慢慢地踱出铺门外。

小五哥被请到知府府第,但见周三春亦在府中,一身钦差打扮。小五哥正要行礼,忽然想到:他是我妹夫,应该他先礼我才是,于是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径直站在一边。周三春知五哥性格倔强,走进来问他:“知府迎钦差,点灯放炮这是公事,你为何要放大炮与之作对?”小五哥心直口快“你话说得偏了,我放炮与知府何干,再说,官府放炮用的是民脂民膏,我放炮只用了不到一两银,实乃大巫见小巫,你说,谁该放炮?”

那店伙计见这顾客出店,按惯常的职责,马上到店里查点。一查就发现少了一条裤子。他赶紧追出门外,说:“客官,店中少了一条裤子,方才只你一人在店里,是否你捎带出忘记付钱?”小五哥一听就坦然地说:“你搜搜看,我有捎带走?”说罢,掀起长衫,让围观的众人瞧看。大家见他身上空无一物,便对店伙计说:“捉贼要有赃,他身空空所无,怎说是他捎走裤子?”那店伙计一眼就发现小五哥所穿的那条裤子就是衣架上所少的那一条,马上说:“就是这一条裤子!”小五哥赶紧用手指拈起这条单裤对众人说:“你们看,我身上只穿这条裤子,难道说我小五哥会是没穿裤子的吗?”说得旁人个个点头说是,纷纷指责店伙计。

这第一个回合周三春是败下阵来了,但他不甘心,话锋一转,又强词夺理道:“那你敲人家千两银子是何道理?”小五哥急得气血攻心,赶忙争辩道:“你说得越发离谱了,当时我在古谯楼前搭架上装炮,官兵扛着一只大锣从搭架上经过,猛地在我眼前敲了一下,声响惊得我从货架上摔下来,当即不省人事,后听说围观的人不计其数,阻塞了街道,是知府自己与货架主商量,愿出一千两银子了断此事。我又无官无职,知府为何要怕我,送钱给我?再说‘三年胡知府,十万雪花银’,一千两银子对他说来只是个小数。你是我的妹夫,如果要责备的话,应该责备知府才是,怎能手指往外扳。”周三春见他说得在理,无从挑剔,原想训斥他一下,现在自己反而下不了台,怎办呢?周三春想到五哥是不分尊卑、不受礼节约束之人,灵机一动,滔滔不绝地对他说起忠义礼孝。起初,五哥还耐着性子听,后来,眼看时近中午,肚子已饥咕作响,五哥越听越不耐烦,转身要走。周赶紧拉住:还有一件事,这几天,我要到你府上去宣读圣旨,皇上已钦点你为举人。五哥见说,十分惊讶:“你怎么能做这样的傻事。我一向不愿受名份制肘,无官无职一身轻,岂不更自由吗?”周说,这件事由不得你,你要准备接旨。

这时店老板见伙计无凭无据说小五哥偷裤子,便出来打圆场,要让小五哥走。可是执拗的店伙计不让,说:“我们这估衣铺的衣裤是有贴标签的。”说毕,上前一把就将那裤子的标签撕下,让众人仔细观看。众人一看,果然是店里所贴的标签。众人猛悟起来,顿时一阵哗然大笑,说:“原来小五哥真的是没穿裤子到店里来偷裤子的!”一贯自诩为聪明才子的小五哥,这时羞赧得无地自容,恨不得一头钻进地缝里。

夺圣旨

小五哥之所以敢没穿裤子到估衣铺里偷裤子,这是他用逆反思维的方式所想出的计谋,即是一般人都会认定“大家出外都是穿裤子”这一惯常的逻辑,可他小五哥就要一反这常规逻辑,必能出其不意地轻易取胜。小五哥的这个思维是科学的,可是他却把它用在邪路上。他哪里知道估衣铺的衣架上的裤子会有编号的标签,如今不但体面扫地,而且倒赔了十桌酒席,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钦差选了个吉日,偕同知府一帮人浩浩荡荡来到五哥家,但见大门打开,厅前房后打扫得干干净净,但怎么也寻不到五哥的影子。母亲无奈,只好点燃香火,准备代接旨,周三春正要宣读圣旨,五哥突然从门后闪出,趁人不备夺走了圣旨。兵士们过来拦截,五哥在厅前转了个圈,从后门溜走了。钦差、知府、兵士们一个个拼尽力气在后紧追,眼看就要追上了,前面一座府第挡住了去路。五哥见是国师府,灵机一动,直奔国师府而来。兵士们见门前有三尺禁地,不敢贸然进去。钦差、知府到后,也只好却步不前。等了片刻,但见五哥两手空空、大摇大摆走出国师府,周三春问圣旨放在哪里?小五哥装聋作哑、指天划地,谁也不知道他说什么。小五哥的举动触怒了知府,这时,他也不管钦差在场,自作主张,令兵士们将五哥拿下,然后对周三春说:“夺圣旨乃欺君之罪,你我担待不起,这件事还是交由朝廷处理,你看如何?”周三春想为小五哥说情,见知府动了真格,话到嘴边又缩了回去。他瞥了一眼小五哥,但见他面不改色,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周三春想,只好让他听天由命了。

小五哥滚瓮鼓

甘露亭

有一天,小五哥嫌街上卖瓮鼓的人叫卖声太吵人,就想法要作弄他,便对卖瓮鼓的说:“你要卖的瓮鼓我全买了。”卖瓮鼓的叫卖了好几天都卖不出去,如今见有人要全买了,心里怎能不高兴?便歇下挑担,就等着算钱。

到了京城,知府先去拜访陈经邦,陈明利害。陈经邦知五哥此次祸闯大了,也无计可施。早朝上,万历皇帝听说有人敢夺圣旨,倒觉得是件新鲜事,来了兴趣。皇上想:朝中文武百官,大都是唯唯喏喏的,京都之外竟有人胆大包天,我要见识见识。遂破格传小五哥上殿,不等小五哥行礼,万历已急不可待启开金口:“殿下之人,你知道夺圣旨是什么罪吗?”小五哥却不慌不忙应道:“圣旨是颁布给天下人看的,举人是考出来的。如果圣旨今天封一个举人,明天又封一个举人,举人就不值钱了,请我皇三思。”皇上见说得有理,不由点了点头。这时,他忽然想起五哥是陈经邦的亲戚,灵机一动,遂对他说:我有个难题,能否帮我解,说完叫人取一张纸来递与五哥。五哥接过一看,纸上画着一幅图:一位先生在皇宫里教一名学生读书,老师相貌堂堂,窗外一贵夫人不时往里瞧儿子读书。五哥左看右看,一时摸不着头脑。皇上说:“不必着急,明早再来答题也不迟。”说罢转身走了。

哪知,小五哥说:“把这些瓮鼓全挑到山上,然后从山顶上将其滚下去,我是想要看瓮鼓从山顶上滚下来会是什么样子的?不过,你得听我吩咐,叫滚时,你就让它滚下去,叫停时,你就得让它停下来。你若不听从我的吩咐,这钱就不给你了。” 卖瓮鼓的心中暗道:“这有什么难,叫滚时,我就将瓮鼓推下去;叫停时,我也就不推了。”便一口答应了。

当天晚上,五哥按图索骥、辗转反侧,他是个绝顶聪明之人,马上意识到:在皇宫里一人读书的必定是万历本人,联想到家乡盛传国师与母后相通之事,他一下子明白过来。从图中来分析,皇上尽管年纪轻轻,显然已知此事,只是不好言明罢了。可怎么答题呢?他忽然想起舅父曾经到仙游九鲤湖睡仙梦,得梦云:“官至甘露亭且止。”甘露乃天上落下的无根雨,润物细无声、大意要着凉。对,有了,他遂在图中教室与后宫之间的通道上画了一条走廊,既能避风遮雨,点出皇上难言之隐;又能给舅父敲起警钟,让他适而可止。

于是,卖瓮鼓的就把瓮鼓预先挑到山顶上等候着听小五哥的命令。小五哥站在半山腰,叫声“滚”,卖瓮鼓的马上就将瓮鼓一个个推了下去。只见那些瓮鼓哐当哐当地一个个顺着山坡滚了下去。当那瓮鼓滚到半山腰的时候,小五哥突然叫停,可是那瓮鼓仍是一个劲地往下滚。小五哥拼命喊道:“停!停!你耳聋了,叫你停,你怎么不让它们停住?”卖瓮鼓的莫名其妙地说:“瓮鼓已经滚了下去,我怎能让它们半途停住?”小五哥骂道:“我事先不是给你约好了吗,不听我的吩咐,这钱就不给了!”在这位蛮横不讲理的官宦纨绔子弟面前,卖瓮鼓的只好自认倒霉,空手回家。

再说,陈经邦看到万历转来五哥解题的图纸,联想到过去祈梦之事,认为自己继续留在京城教书,已无法面对皇上。是日,送上辞呈,请求告老返乡,皇上也不挽留,准予奏请。陈经邦致仕时年仅40岁。

卖瓮鼓的弟弟是个读书人,得知哥哥受小五哥作弄,心中不服,便到莆田府衙告小五哥,要讨还卖瓮鼓的讨钱。他理由是,买卖瓮鼓与滚瓮鼓是两码事。小五哥买了瓮鼓,得付瓮鼓的钱;他叫哥哥替他滚瓮鼓,得再付滚瓮鼓的钱。既然在滚瓮鼓时未让瓮鼓停下,愿意照约不取这滚瓮鼓的钱。而小五哥买瓮鼓的钱总得要付啊!知府大人听这位读书人讲得句句在理,就把卖瓮鼓的钱判给读书人的哥哥。在理字面前,小五哥不得不认输了。平常作弄惯别人的小五哥,如今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地白白地付出那些冤枉的钱。

紧接着,周三春也认为自己使命已经完成,请求回家完婚;工部尚书康大和久未回家,见家乡一班人要回去,也来奏请同行,皇上一一准奏。而兴化府尹见结局如此收场,再在京城已无用,也只好跟着回莆。

瓮鼓滚到半山腰,要让它马上停下,这是不可能的事,因为根据物理学中的惯性原理,在没有外力作用下,那瓮鼓由于惯性,仍保持原来向前运动的状态。小五哥就是钻这一道理的空子来作弄不识字的卖瓮鼓的人。

一路上,大家谈笑风生,只有兴化知府被冷在一边。

卖瓮鼓的弟弟把买卖瓮鼓与滚瓮鼓作为两码事来处理,才讨回了卖瓮鼓的钱,这是他的系统分解思维所起的决定性作用。所谓的系统分解思维,就是把一件事作为一个系统的整体,分解为几个相关的子系统。卖瓮鼓的弟弟就是把买卖瓮鼓与滚瓮鼓作为两个子系统来处理。

到莆后,在陈经邦的主持下,小五哥的举人匾高高挂在了门前,兴化的百姓奔走相告。尚书康大和见小五哥有骨气,将自己的女儿许嫁给他。小五哥也让妹妹与周三春完婚,两对有情人终成眷属。

小五哥放大炮

戏谑对

春节将临,小五哥逛到城里想找乐趣玩。哪知,刚溜达到一家店门口,冷不防在他的背后猛响起一阵猛烈的鞭炮声,把他吓了一大跳。原来,这天是送灶公上天的日子,家家都要在店前放鞭炮欢送。

小五哥是前埭人,距他家不远处是后塘村。村里有个叫方三舍的人,平时待人吝啬刻薄。有一年,他的次子、三子同时结婚,邻里乡亲看在孩子与人为善的份上,来贺喜的人颇多。但方三舍按送礼多少分不同等次接待客人,亲戚也不例外,很多人忿忿不平。

小五哥被鞭炮声惊吓得心头怦怦直跳,认为是被城里人作弄。一贯耍弄人惯的小五哥,很不甘心。回到家后,就挖空心思地想出一个法子,想以此报复城里人。于是他就命家丁用一副草芯(即旧时作为垫草席的草编铺垫),卷成一卷之后用大红纸将其包糊了起来,最后把一条草绳拴上一个小鞭炮,塞进草芯卷中,只露草绳的一端在外作为炮芯,这样就做成了一个大炮。

也许是一时疏忽或怕五哥多事,方三舍并没有给五哥发请贴。有人了解到此情后,就去怂恿小五哥,说方三舍未请他是看不起他。小五哥是性情中人,经人这一激,顿时火冒三丈:“他敢小觑我,我要他单独请我喝酒。”

除夕这天,小五哥命几个家丁抬着大炮到城里来,就把这个大炮竖放在一家店门前,说是今年春节要过比往年更隆重,故此他特意花大钱做这个大炮来城里燃放,与民同乐。

一言既出,就要落实到位。五哥苦思冥想,终于有了计策。他写了一幅对联,趁子夜时分无人,悄悄把联贴在方三舍的大门上。

这家店主见了害怕极了,担心自家店门被炸碎,赶紧上前说好话,偷偷地塞些钱给小五哥,要他拿到别处去燃放。小五哥微笑着就叫家丁把大炮挪到下一家的店门口,又要燃放他的大炮。下家的店主人也急了,赶紧也偷偷地塞钱求他别在这里燃放……就这样,小五哥就逐家逐户地在各家店门口,装模作样说要燃放大炮,每家都被勒索去不少的钱。小五哥见报复的目的已达到了,就当众宣布,说是为了保证各家各户的安全,就把放大炮的时间改在正月十五元宵夜,地点是县校场。

翌日,小五哥一大早便来观望,但见方家大门前围了个水泄不通。五哥也假意去看热闹,围观的人见五哥来了,便让开了一条路,其中不乏有好事者挑逗五哥:方三舍竟敢把尿洒在你头上,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但见五哥一脸青筋、两眼暴凸,声响如雷:“方三舍,你敢戏弄我五哥,今天不讲清楚,我决不罢休。”方三舍见门前乱哄哄的,以为出了什么事,匆匆赶出来查看,见一帮人叫得凶,马上大声训斥道:“谁在这里捣乱,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正月十五夜,县校场中搭起一座大棚,棚上竖放着小五哥的大炮。棚下围观得人山人海,大家都想看小五哥是怎样放大炮的。只听小五哥大声宣布:“现时要放大炮了,大家要把双耳掩紧,否则,被震成聋子概不负责。”众人赶紧用双手捂紧耳朵,眼睛死死盯住棚上的大炮。接着,只听小五哥一声令下:“放!”喊毕口令后,就假装赶紧跑到远处。大家见五哥那种惊慌的样子,也都紧张地把心提到嗓子眼上了,等待着一声巨响的到来。可是,只听得“啪”一声——一个小鞭炮细微的响声之后,再也没有一点声息了。

五哥闪出人群,铁扳着脸说:“方三舍,你吃了豺子胆,竟敢戏耍我五哥?”方三舍不知原委,但见新贴着门联写着:“二三子成婚且喜后塘方三舍,四五科不中可怜前埭郑五哥。”

站在远处的小五哥,见众人被他作弄得傻里傻气的,开心得手舞足蹈起来。哪知他背后就是一个露天粪池,一高兴起来就朝后一颠,“扑嗡”了一声,就颠到粪池里。在旁的家丁闻声赶紧七手八脚地将他捞起。

方三舍看后,着实吃惊不小,赶紧争辩道:“这联不是我写的,你千万别误会。”

当大家知道上当,四处找小五哥算帐,见他像落汤鸡似地从粪池中捞起时的那副狼狈相,不由得都哗然大笑起来了。一群好凑热闹的小孩也围了过来,见状便齐声唱起了顺口溜:“小五哥放大炮,疯癫骗人大欠灶,乐极生悲落粪池,师公捉蛇拨弄介。”

“红纸黑字,明明白白贴在你门上,你还想抵赖。”五哥厉声地说。

莆田城里人之所以万人空巷地被小五哥骗去看他放大炮,是因为有点歪才的小五哥使用的是“虚张声势”计策思维。他先用创造发明技法中的“扩大”思维,即是把小鞭炮扩大为“大炮”,以这个众人从未见过的“大炮”来作为虚张声势的承载物,以引起人们的稀奇心和恐惧心,这是造势一;小五哥的造势二就是把大炮抬到街上进行招摇撞骗;造势三就是把放大炮的时间从除夕拖延到正月十五,足足吊人胃口半个月;造势四就是把放大炮的地点放在县校场的大场面上;造势五就是特意搭大棚来放大炮,以示隆重;造势六就是放大炮之前特意恐吓说:“耳朵被震成聋子概不负责。”加深人们的恐惧感;造势七就是自己在燃放时假装吓得跑到远处,以此更加深恐惧感。然而,科学的思维被歪用了,结果自己也乐极生悲地落进了粪池,成了“师公捉蛇拨弄介”的笑柄。

提不出证据门联是他人所为,方三舍有口难辩,转而一想,今天是好日子,吵闹不吉利,却能破坏喜庆氛围甚至出现散场之潮,势迫之下,他只好自认倒霉,向五哥赔礼道歉:“我一时湖涂,写错了联,你大人有大量,还请高抬贵手,我陪你喝酒,你看如何。”

“这还像点人话,今天要不是你方三舍认错,我郑五哥决不善罢甘休。”小五哥壮了壮胆,对一帮怂恿人说:“你们都听到了,方三舍要亲自陪酒,咱们一起喝酒去。”

五哥用智慧轻而易举镇治了吝啬鬼方三舍。

治赌

有一天傍晚,小五哥去探访朋友,回来经过祠堂时,听到里面有赌钱的吆喝声,五哥一向反对赌钱,想破除这个陋习,终不得其法。他在心里琢磨着:“不入虎穴,嫣得虎子。”于是约了两位青年,一起带钱去参赌。

五哥一生与人不同之处,就是不落俗套。在赌场上,他也别具一格,一上来就要当赌主,不当赌孙,赌夫们熟知五哥从未上过赌场,也不管他扮演什么角色,放心来押钱。五哥抓起骰子一摇,看到自己的底牌低点,把牌一摊说:“你们都中了。”他把钱付给人家,分文未少。一连押了几盘,五哥故意盘盘皆输,惹得赌夫个个笑颜逐开。五哥借机把赌夫的姓名和赌本逐个问个清楚。赌夫知道五哥惹不起,只好一一相告。

到第六盘,五哥要赌夫把所有的钱都押下去,赌个大注。赌夫们也以为与新手竞赌机不可得,加上被眼前的“赌运”驱动,也赌红了眼。五哥瞅准牌子排列的方位,故意把骰子向上摇摇,使好牌朝向自己,然后不慌不忙地说:“这一盘我赢了。”有的赌夫见六骰未动,提出异议,五哥辩道:“以前我牌都未摸过,怎会调牌?”说得众人无言以应。五哥接着说:“你们都赢了五盘,我这一盘纯属碰运气得来的,如果你们不服,可叫家里人到我家评理去,如我错了,向你们赔不是,把钱还给你们。”说完,五哥叫两个青年把钱收好带走。

有一个赌夫的哥哥讨钱来了,他一上门就粗言野语,骂五哥是强盗。五哥不理不睬,任由他骂。这时,一位妇女来了,她说她丈夫是个赌鬼,要五哥帮她治一治。五哥正中下怀!“我早有这个想法,一直没有机会,谁知他们昨夜被我碰上了,我已把他们的钱没收了。现在,你家的钱如数奉还,你今后要多管教,管不了就来找我。”这位妇女高兴地收回赌资,口里连声千恩万谢。

其他几位赌夫的家人,本不敢来找五哥,见五哥真得把钱归还人家,也先后前来求情,五哥见大家态度诚恳,也一一如数退款,并要他们多吹劝赌风,家人一一答应。

那个骂五哥的男子,此时感到无地自容,一再向五哥认错,五哥表情肃然地说:“现在你有悔改之心,我姑且不计较,只是以后再不要无理取闹了。”

自此之后,赌钱在前埭一带销声匿迹。

本文由云顶集团发布于风俗习惯,转载请注明出处:莆仙民间传说中的科学道理或思维

关键词: 云顶集团官网 www.4008.com 云顶集团

兴化商贾:苏秋兰与何元育

自鸦片战争“五口通商”以来,处于福州经济中心“金三角”地带的双杭地区,商业十分繁荣,是省内外农副土特产...

详细>>

两岸合编的《妈祖文化志》编纂告竣【云顶集团

知识是根,文化是魂。妈祖文化以其独特魔力,拨动了台湾同胞的心弦,拉近了两岸的离开。自上世纪80时代初以来,...

详细>>

苏宁总部惊现近100米长大舞台 今夜有好戏

原标题:苏宁总部惊现近100米长大舞台 今夜有好戏 二零一八年2月7日晚,被誉为“零售业春晚”的苏宁之夏在底特...

详细>>

酒楼、夜市和瓦舍,妓女艺人和说书,宋朝人会

原标题:酒楼、夜市和瓦舍,妓女艺人和说书,宋朝人会玩! 大宋王朝在政治军事上,虽不像汉唐那样有着显赫而骄...

详细>>